当前位置:首页 > 个人日记 > 正文内容

张建芳其家人

疼痛的风景2个月前 (11-28)个人日记1320

        我从来没见过张建芳,也不认识,只是从侧面了解到不少他们家人的事情,我也不着她妈是为啥离婚的,也不着他爸又是怎么带着两个孩子结婚的,在他们那一代人,离婚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很难想象。很多年前。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男的,和带着两个孩子的女的结婚了,听说,张桂芳小的时候,从来不叫她她妈为妈。不着是喊阿姨,还是喊啥的,过了很多年,后来还是听老丈人说,还是老丈人经常劝他,说这说那的也不容易,才改口的,看来让一个孩子改口,可是看难了。我听说张建芳他爸做过三次发的手术,每次都要人命,都差一点,他也算是捡了一条命。

       孩子小的时候。从一岁到三岁,媳妇没时间看孩子,孩子一直在他老家开封尉氏长大,是老两口的宝贝疙瘩,特别是小的时候时候,从来没有打过。没有骂过,都是要啥给啥。吃啥买啥,

        听说他家十几亩地,年年种地,种菜,还打工,为了给孩子赚钱,可谓是费劲了心思。

张子硕在老家还有一个姑姑,从来没见过,听说,一直在外地打工,一年也回家不了几次,我只知道有一次,张瑞把锁带回家,就是因为家里的那个姑姑想他了,非要见他,才回去的,

张建芳还有一个哥哥,据说已经四十多岁了,有三个孩子,夫妻俩人到处打工,生活一般,哥哥经常喝酒,孩子有的媳妇带着,有的就直接在老家他们老两口带着,大的孩子都已经上初中了,今年夏天,老家打电话,说是张建芳的哥哥,在杭州打工,半月没上班,在家自己喝酒,喝酒喝醉,拿刀自己割自己,再后来自己从几层楼上面掉下去,摔死了,我们都以为,他是因为工作掉下去的,还赶紧出招想办法让包点钱,这要是自己在家休息,掉下去了,在么不会有人包钱了,家里听说去了十几口子,最后又灰溜溜的回来了,那时候锁也回去了,在只会玩的年纪,也不知道磕头,糊里糊涂的都没有了伯伯。

       自此,他家的上一代。都没有男人了,媳妇说,他们家,地气有问题,不能再让硕回去了,其实,我也觉得,他们家有问题。

       按理说,他家对硕还是很不错的,每次回家,压岁钱给够,好吃的给够,遇到啥好吃的,都给他放着,硕半年不回去,就放半年么不舍得吃,硕想吃梅菜扣肉,他来时,带了一个大箱子,里面都是好吃的,硕走一路,抱了一路,一下也不敢松手。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疼痛的风景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lizhonghua.cn/post/351.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户外出行,收获的不只是快乐

       2012-5-1 参加过好多次户外活动了,对户外这样的一种活动也感受越来越深了,户外不只是旅游,也不只是段练,还有更多哦!     &n...

网络营销中的信息收集存绪

2012年3月27日,晴,20C 疼痛的风景 著,       在网络营销的,客户资料,联系方面,相关资料信息,交易记录,支付定帐单,一些有用的聊天记录,给客户设计过的图片,方案,...

91-318-309搭车之旅-序

 从本章开台始,开始写关于搭车去西藏的事情,这次走的是318国道川藏线徒步搭车进入西藏,又从309国道青藏线搭车出来,由于走过西藏的驴友太多,避免与他们的游记重名字,这段旅行的记忆将用318-309来作为旅行的代号,也做为这些游计...

上学梦

      我几乎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做一个相同的梦,梦见自己在初二时上学时的场景,或是以初二上学场景为开始的各种变种的梦,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一切皆有所因。我家是煤矿世家,当年爷爷就是平煤的职工,死于一次大...

裹炮的那些日子

       在外工作多年的我,一年仅回两三次家,回家也是呆不了三两天,就又离家而去,对于故乡的印象也越来越模糊,对于童年在故乡的记忆,仅仅记得,因为父亲工作需要从平顶山搬回老家时住在乡下的日子,...

195-项城一日游

         20190212   在家闲来无事,用手机看着周口附近的景点地图,看看老家周围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去过。找来找去的,距离最近没...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