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个人日记 > 正文内容

十二矿,煤矿维修记

疼痛的风景3年前 (2021-05-14)个人日记6090

日记版:

十二矿煤仓维修

8月十号四点,上班,换了衣服后,看见会议室前,有一大群人,我走上前去,说是做核酴检测的,看到了一份明单,明单里,班都分好了,据说是大队的人分的,排队做了核酸,依旧是混检,排队的过程中,才听说,是要去十二矿干活,这后,断断续续的,听是是要修煤仓的,

12号的时候,没有动静,谁知道,只是这天,让交了相片,一个一张一寸的相片,说是办出入证用的,

13号的时候,听说,三个运班的人去了,估计,机修电工也去了,据说,据第一天,去下了料,也就是下了些钢筒,纤子,稳车,

14号的时候,我听说是最后一天在一矿上班,我就休息了一天,晚上的时候,我才知首,第二天要去十二矿的,当天晚上,我就骑车,去把东西带了回来,半夜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伟欣赏4号上午去了,10点才下井,主要是在井口方搭架子,然后,打了四个锚杆,主要是为了固定绞车的天轮,固定回路绞车,用来给小井下料用,

15早上,我提前把东西装到了摩托里,然后把帽子挂到了车把上,接到工长的电话,说是问我怎么去,他说他坐叶磊的车去,我骑车去,到了地方,我把车停了一个地方,我以为会有卖饭的,没有找到,随后,在十二矿食堂里买了点东西后,等着人到了,一人发了一个牌子,随后进矿院,一人一个柜子,天天借灯,下井后,第一天,皮带还没有停,停了之后,我们刚开始用水管冲井壁,冲了一个小时后,开始改造井口安全设施,装了网,扩栏,

16号,到的时候,又在开始冲小井下方的尘土,除了很久后,机三人的人说,可以配合我们,开一个皮带,把我们冲下的东西拉走,我一说要冲水,又给我找了一个专门冲水的馆子,冲泥的速度快了许多,我这才注意到,不知哪一班,把观察口对面的一块,挂了两片网,打也四根锚杆,听领导说,

17号,下井的时候,让我带了一代小木板,随后下井,电工开始修东西, 我在上方,看着,等他接完了,我才下去,随后我在一班,一直在安装煤仓最下方,观察口对面的首,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道是这么用的,说好的,预计第二天,打灰,

18,十八号的时候,并没有打灰,而是拾架子,随后,后半班,装了十四根道,每一根,都是要固定的,每一根,都要回定上面,我以为编筋是我们弄的,其实,是夜班干的,

19  经里,带着机电队长,司机,工公主席,等人,在那里打灰,我们在那里的卸车,一个班,弄了四车,倒是打灰的,堵住了管子,折腾了半班,终于弄好了,随后打了一小回,就下班了,

20,接班,打了两次灰,前半班,处里观察口边个的那个沟里的煤,除里了好久,开始搭架子,并拉增了几个空氧气瓶子,弄了半班,后半班,下了两块刚板,第一块固定了,第二块定了一半,矿方人员,运了八车料,包插班子,

21,这一天休息了,听同事们说,这一天,我们又下了一天的钢板,最后又打灰了,

22.早的时候,歇了一天,接着上班了,到单位时,只有我一个人,进不了门,我又给队长打了电话,吴晋才把我的出门证送了回来。之后,我才去换了衣服,下井的时候,开会介绍,今天完全是回收,就是把各种管子,板子,卡子,水泥,石子等,下井后, 首先把煤仓里的管子清出不,皮带最下面的机尾,煤仓和皮带交接处的水泥,

    

文案版:

       十二矿煤仓维修记 

      十二矿主斜井底煤仓由于长期出煤出渣的影响,导致煤仓底部,部会铺设的铁道脱落,严重影响了煤仓的整体出煤安全,委托建井一处实施维修工程,

      该煤仓是十二矿全矿出煤的最后一个煤仓,也是主斜井之内唯一的一个煤仓,为了此次维修,双方单位提前安排了各自的生产流程,十二矿提前几天,协调生产,尽可能的排空所有煤仓,以尽可能的减少全矿停产的时间。建井一处,第一部目部,由于当前疫情的需要和十二矿的要求,提前安排人员,做核酸检测,制作出入证,正式施工前两前,把需要准备的物料运送到位,绞车固定安装,打点设施安装,上煤仓口安全设施淮备到位。

      15号,在两个单位相互提前沟通的情况下,建井一处第一项目部副经理吴晋晋,扶辉负责矿建,郭负新,朱亚强负责机电,,作为施工的主体单位,负责工程的主体工程,十二矿机电副总,王明棚,机电三队雷队长,负责协助生产,提供上下车运料,水,电,压风的配合。以前煤仓底部有积渣时,及时开皮带拉走,等工作。

        底部煤仓空间狭小,只有容纳三四个职工同时施工,煤仓观察孔下方,及斜对面破损处,在根据需要的搭架子施工的情况下,先打锚杆,次编钢筯,最后固定新的铁道。煤仓上方,焊接安全护栏,拉上警戒绳,确保无外人进入,无高空落物等,由于一处人员紧张,机电三队负责在主斜井上井口装卸物料,及机尾打点。解决了一线的后顾之扰。

        由于空间狭小,受场地所限,即无法下拌好的料,也无法下商品砼。建井人在矿方的配合下,矿方负责下水泥、石子、沙子,运到道头。部分直接背到施工地点,第一项目部的张文山经理带着工会主席,机电队长等管理人员在活水泥,活洃的地方,位于煤仓里侧,通风量小,又热又粉尘大,几个人的衣服都没有干过,灰头土脸的,中午仅有几个包子充饥,并通过溜灰管的方式输送到盒子板处,班组在煤仓底部,负责支盒子板,移动溜灰管等,余剩的几个人员,继续搬运水泥。

        椎体上方,观察口边的个一道沟,也是这个工作的难点之一,建井人员采取,清除里侧的所有积渣,积煤,锚杆固定钢板,当作盒子板用,并在里面充填混凝土。钢板一米四高,两米宽,一厘米厚,几百斤,不论是运输,还是抬到煤仓上口,还是,吊装固定,都要负出极大的人力,物力。浇铸完成,钢板也就永久固定到煤仓里,不再拆掉。

        本来预计五天的工期,由于观察口处那一道沟的存在,增加了施工的难度和工程里,多施工了两天,全矿出煤受限,十二矿的副总,科室人员,天天跟班,安排人员协助运料,下料,回收物料时,使用高强皮带,回收架子管,板子,风钻,等,极大的提高了效率,实现了一个班,拆了全部的架手架,搬出煤仓,一个班,全部运到了地面。以便尽早出煤。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疼痛的风景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lizhonghua.cn/post/341.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91-318-309搭车之旅-序

 从本章开台始,开始写关于搭车去西藏的事情,这次走的是318国道川藏线徒步搭车进入西藏,又从309国道青藏线搭车出来,由于走过西藏的驴友太多,避免与他们的游记重名字,这段旅行的记忆将用318-309来作为旅行的代号,也做为这些游计...

关于青旅,关于青旅文化,关于旅行

    每个青旅的主题、文化氛围、装扮都不一样,每去一个青旅,就像又旅行了一个地方。青旅里总是住着一群喜欢旅行的人,每去一个青旅,就像又认识了一帮朋友。青旅里认识的朋友,多数天南海北,一生也就只有一面之缘...

上学梦

      我几乎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做一个相同的梦,梦见自己在初二时上学时的场景,或是以初二上学场景为开始的各种变种的梦,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一切皆有所因。我家是煤矿世家,当年爷爷就是平煤的职工,死于一次大...

裹炮的那些日子

       在外工作多年的我,一年仅回两三次家,回家也是呆不了三两天,就又离家而去,对于故乡的印象也越来越模糊,对于童年在故乡的记忆,仅仅记得,因为父亲工作需要从平顶山搬回老家时住在乡下的日子,...

天建农业,一肩担起贫困户,一肩担起农民工

天建农业,一肩担起贫困户,一肩担起农民工       目前,全国上下按照习总书记和党中央的部署,正在开展一场如火如茶的脱贫攻坚战,2019年十月,笔者有幸参加了市文联牵线的“牢记史命,不忘初心”的扶贫...

马楼走出来的草帽书记

马楼走出来的草帽书记           揪着秋天的小尾吧,我有幸参加市文联组织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助力脱贫攻坚采风活动,去探访鲁山县最大的农业大乡,马楼乡。中午我们驱车赶到后...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