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南岳寺庙及民俗

与一驴友聊天,言及旅行计划,驴友答,但凡天下间没有去过的地方都想去。一句话,诠释了驴友们的心境。行走了那么多地方,自然也会造访不少寺庙,上香,几乎是所有寺庙里都免不了的俗事。

曾见过,泰山绝顶上一炷香五十元的收费;曾见过云龙山兴化寺的功德箱外写着为了避免他人偷盗造恶,请施主把供养三宝的钱财放入功德箱内的字样;曾见过道德中宫的大雄宝殿前用不锈钢盆当作香炉;曾见过太昊陵伏羲墓前,一人高的高香重叠在一起如同农村烧麦秸垛一样燃起熊熊大火;曾见过漯河兴国寺庙房内经书摆得同四周的墙一样高曾见过女娲墓前,线香摞起来足足一米多高,数桌菜品酒向熊熊大火……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由于国家严禁污染,如今的多数寺庙除免费提供三根线香外已也不再出售任何高香。未曾想到的是,南岳竟会在这种情况下把上香演变成了一种文化。

初到南岳山下,我带着一身从长沙而来的疲惫,在小镇上漫无目地行走,觅食。五月的阳光里,不热也不冷,甚是宜人。街道里行人匆匆,但见路两边的饭店里,一半是桌子凳子,经营餐饮,一半大香林立,经营香行。那些大香一排排地竖立在那里,如同等待检阅的部队。为了迎合大众游客的心里,精明的店老板们把香品分为了三类:一是保香,二是许愿,三是还愿。而每类大香又细分为求财、求事业、求子、求姻缘等。根据习俗,几种香放在一起包装好就是一套,价格从48到一百多不等。

晚上在青旅里短暂休息之后,凌晨四点多,我便从青旅出发,一路披星戴月,靠着微弱的手机灯光和地图独自在山间行走。不觉间天亮时,人已到了半山腰。清晨,刚下过大雨的山里静悄悄的,空气格外清新。山林间枝叶茂盛,不知存活了多久的古树身上长满了绿苔藓,如同穿了一件绿衣服。台阶边不时会出现一条小岔路,上行或是下行的台阶便隐藏于十几米外的灌木林下。台阶路的尽头,是几间破旧小瓦房,房顶见缝插针地长了不少杂䓍,有的房屋已经倒塌了半边,不知是多久没有住人了。据说,这里在许久之前有香客修行,后来得道升仙而去,这里便荒废了下来。

一路孤行我觉得有些无聊,就在歇息间隙翻看贴吧,见有人分享南岳的旅行注意事项,留有手机号,便随即加为了微信好友,一路闲聊。我了解到不少来爬山的游客坐车绕远、买香被骗上当的故事,也初次知道有代上香这种业务。翻看朋友圈,我才知道,每次代香客上香,都录有视频和拍照,具体于怎么收费,就不得而知了。我这才想起来,当地青旅老板的微信号里也有类似的几条朋友圈,是代上香的视频,原来,代上香竟在这里悄然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产业。

山路间越走,天越亮,人就会越多,仿佛那些游客是突然间凭空出现的。一直走到了南天门之后,我才注意到,南岳的景区中巴车竟能直通距山顶两三公里的地方。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摩托在半道上随机揽客。

抵达祝融峰下时,游客已经人满为患,大殿后院子左侧的两排石凳子上也已经坐满了游客。

大殿的佛像前,几乎全是香客,大部分人穿着居士衣,或背着一个居士包。他们先是在佛像前拜了三拜,燃上一支香,口中念念有词一番,然后会在佛像前找一块没有香客跪着的空地跪着,把包里的供品拿出来,摆放在面前。供品多数都是一小包一小包的,或是食物,或是坚果,或是茶叶。听当地人讲,北方的香客祭拜之后会把祭拜的物件都留在了佛像前,留在庙堂;而本地的香客祭拜了之后,通常会把所有祭拜的物品全部带走,能吃的都吃掉,说是吃了以后能无病无灾。香客们用的茶叶通常是第一茬春茶,上等茶,带回家后,泡茶喝掉,也有祈福的功效。

佛像前,有的香客手拿一个卦筒,每拜一次,就会抽一次,如此反复多次;有的香客则手拿两片竹卦,竹卦如羊角形,竹片之上一般刻有三道或是多道疤痕,祭拜一下后在面前掷一下,看看卦象,捡起来,再祭拜一下,掷于面前,再捡起来。更有一老者,在佛像前如同唱戏一般连说带唱,看起来甚是热闹,我虽然听不懂内容,但也能感觉到老者的虔诚。

我围着这些跪着的香客转了几圈,想观察一下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众多的香客里,我见有一跪着的妇女,面前放着四小包东西,如同去小诊所看病时包的药一样。纸包里包的都是小件物件,如打火机等。另一妇女则手中拿着一张纸条,似乎罗列着十几个名字,我扫了一眼之后,她便匆匆收了起来。我一直觉上香拜佛,都是求自己或是家人幸福,面前的这位妇女,怎么会一次替十几个人求十几种不同的愿望呢?难道是在经营代上香业务?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听到侧面传来一阵拍打之声,循声望去,大殿前又来了一拨香客,一看装扮都是农村人,每人都有一个居士包,部分人还穿着居士服。一位年近八十的老奶奶一直围着他们一同来的人逐个用手不停地拍打其前胸后背,有的拍打的时间长,有的时间短,略有不同,不知是何用意。在他们开始拍打的时候,周边不时有香客上前围观。

拍打了一阵子后,可能是老人拍累了,同行的香客一起将老人扶到了附近的一条长椅上吃东西,其间,其中一各被拍打的香客塞给老奶奶一张百元大钞。他们同行人中有一位三十多左右的背包男人,算是他们中最年轻的人了。见他单独外出时,我赶紧追上去搭讪,原来他们是江西上里人,他们那样做是为了治病,别的没有提几句。

再回头看望他们的时候,歇息过后的老奶奶又开始忙活起来,她拉着一位六七十的妇女,按按头,随后按按眼睛。在不间断的掷竹卦声中,老奶奶自顾自地又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拍打作业。她拉着一位香客的双手,拉扯着对方的手指,随后又照着前胸一阵拍打,声音很大,随后又重复了一遍。随后老奶奶一手指天,一手拿着矿泉水喝了一口,又倒了点水在手心里,搓一下,在香客身上抹了一遍,拍打了几下后让香客也喝了一口水。香客的女儿抱着被拍打的香客,表情凝重。老奶奶一手推着香客,一边身体不停地晃动,口中念念有词,念了几十秒后,猛的啊了一声。在老者的指挥下,香客的女儿背对佛像,磕头作辑,拜了三拜,香客依次。

回程的路,我特意等着他们出来。跟他们同行的人打听后才知道,他们是附近乡里乡亲的几个大队,每年四月份组织一下,老者这样做,说是能治腰腿疼,附近乡邻里,会这种事情的人,也只有几个了。在闲聊中我还得知,被打拍的香客是中了蛊,都应该找像老奶奶的一样的人为病人去蛊,若不这样,不除蛊直接打针的话,会把人直接打死,再也救不活了。

回到青旅吃饭的时候,我跟青旅的大姐聊天得知今天刚好是菩萨的生日,所以今天山顶香客众多,不停地掷竹卦,是为了求心中想要的卦象,什么时候掷到自己想要的卦象了,什么时候才算上完香了。祝融峰顶的庙里香客的所为,也许只是为了找到心中的那份安宁吧。

不论是上香,还是掷竹卦,抽卦签,除蛊治病。众香客千里迢迢云集衡山绝顶,也许他们求的,并不全是财、婚姻和幸福,他们只是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个地前往那里求一片心中的净土,求一时灵魂的安宁。除蛊治病,也许他们的行为根本就治不了病,却可以除掉心魔——对于疾病的恐惧,获得治病的勇气和信心。不论面前有多难,人生终需要去面对,也许他们的精神状态好了,精气神好了,病便不治而愈了。面对生活,何尝又不是如此呢。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之后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戏曲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4万张),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65
  • 页面总数:4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30
  • 评论总数:24
  • 浏览总数:121190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6.4 Valyria

豫ICP备1300892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