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龙泉寺与翠花桥,

龙泉寺与翠花桥

前段时间听同事讲,叶县有一座翠花桥,听这名字,我便欢喜得不得了,一定要去看看。这天终于得空,中午时分,我便收拾了一下东西,骑车出发。从平顶山市一路东南方向,过了仙台镇后,沿着小路拐了一个弯,根据导航一直走到有并排两座桥的地方才停下来。

两座桥一旧一新,东边的桥是被废弃的,荒草很深,两边各有一堵墙堵着,与右边的新桥一样高。初到的我便以为这就是翠花桥了。

我把摩托车停在了旧桥的南头空地上,想去旧桥一探究竟。结果,我试了半天才发现,桥被堵得死死的,人根本就过不去,最后只得放弃。立于新桥上远望,我发现东边的不远处还有一座贴着水面的旧桥,桥面上正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我想,也许这才是传说中的翠花桥了。

看到南边有一个龙泉寺的指示牌,我便骑车寻了过去。到了龙泉寺,只见龙泉寺正大门紧闭,侧边只有一个小门开着。我沿侧门而入,只见院落入口处是一个宣传栏,上面写着国家关于宗教的相关规定,东厢房前停了许多摩托,寺里正在大动土木,几乎没有什么游客。大雄宝殿内,佛像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捆捆绑扎十分规整的空健力宝罐,略有些奇怪。跪拜垫子前两边的小桌子上还有个大音箱以及若干话筒扩音器若干,不知是何用途。龙泉寺的北侧、东侧都只有裸露的地基,建筑工人们来来往往不停地拉着石子,一片繁忙的样子。

出寺顺着土路一直走,便走到了期待以久的翠花桥。翠花桥的桥面很低,离水面只有几十厘米。桥面是由无数块两米长、几百宽的青石对接组成,青石与青石之间用铁㧓钉相连,有的青石上,明显有多个铁抓钉的痕迹,锈迹斑斑,应该曾经被反复修整过。桥西侧雕刻着两个龙头,东侧则刻着两个龙尾,经历岁月的洗礼,石刻的表面已有些坑坑洼洼。桥面只有能通过一车的宽度,两边有很明显的车辙。看着斑驳的桥面,似乎能想象多年以前繁忙的车马在这里通过的情景。

桥东边水底可以看到一个很平的台子,应该是近些年才修筑用作景观的。立于桥上往下看,可以看到河水清辙见底,桥立柱上布满了被水冲刷后留下的水纹。水里长满了嫩绿的青苔,像一块块碧玉,与清澈的河水、斑驳的桥石相映成趣。桥的北侧一角,有一个大姐正赤脚立在水里洗衣服,桥面直接被当成了搓衣板。

桥的两头各有一处台阶。询问过当地人才知道,这两处台阶是最近一次修桥时加上的,从此通行车马几百年的翠花桥便只能过人,不能过车了。也许,这也是保护古桥的一种方式吧。

沿着河道向西走去,便走到了一座拱形桥下。三孔拱桥整体桥身是用混凝土浇筑而成,三个大拱孔之间与桥面之间又有数个小拱洞,中间填以红色料石。最西侧还有一座现代的平板桥。

澧水河畔,相距一二百米的地方便有三座桥。三座桥,三个时代,举步之间,仿佛就能跨越几个时代。

当我再次返回翠花桥南头时,看到又有几拨游客开车来参观古桥。过了台阶后东边一点,立着一个新石牌,上面写着***年翠花桥复修记,简单写着此桥2013年曾经修过一次,投资150万。想着关于翠花桥一定还有一个更详细的故事,我便向南寻去,在龙泉寺的工地边沿上,终于看到一个卧倒在地的石牌。当地人说,这便是翠花桥的石碑,上面详细记载着翠花桥的来历。只是石牌实在是太重,凭我个人是无法翻过来的,只能作罢。

再次进入龙泉寺的时候,工人们依旧在施工,大部分有佛像的佛堂都关了门,只有一老者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边。我跟老者打了声招呼便也坐下,与他开始闲聊。闲聊中,我得知老者今年已经81岁了。他出生于20世纪40年代,土生土长的龙泉人,一直住龙泉寺附近。他告诉我,这里本来是龙泉的乡政府所在地,后来乡政府搬走后,当地的许多人也搬到了镇上,只有包括老者在内的少数人家没有搬,一直守着这拥有一千多年历史的龙泉寺。关于龙泉寺的一切,老者如数家珍。我又一向好奇心较重,一来二去地,一段段历史便从老者口中娓娓道来。

据老者介绍,龙泉寺的东西厢房都是最近七八年盖的,房间里都装着现代化的空调及其它电器,正殿也才盖好了四年左右,院子正中间有一栋铁皮房子,放着几尊佛像,供香客跪拜,算是临时的佛堂。寺庙平常不收门票,几乎没有什么收入,正殿里放的那些音箱、话筒,是附近乡民超度亡人时用的道具。

我一直以为寺庙是远离尘事、不受世俗打扰的地方。何曾想,龙泉寺竟然到处都是摄像头。寺座的负责人说,庙里虽然到处都是摄像头,却仍然常丢东西,连干活用的工具都经常丢,门口的摄像头有时候会无缘无顾地被旧衣服盖着,或者莫名其妙换了方向,甚至会失踪。有时候,正在寺里吃饭或者看电视,电闸还会被无缘无顾地拉掉,网线也会被切断。于是,寺里养了两条狗,寺里的人半夜也会特别警醒,一有动静便要拿着手电冲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直以为佛门的东西动不得,没想到佛门净地也是这么乱。

老者说,昔年日本兵来之前,龙泉寺曾经是一个大寺庙,正堂几个大殿,两边几处大厢房、偏殿,方圆几十里的人们都会来这里烧香礼佛,香火十分鼎盛。日本兵来以后,寺庙悉数被毁,和尚散尽,再也没有了寺庙的样子。后来,由于乡政府设立在附近,寺庙便成了一所远近闻名的学校,有上千学生,年年考试,全县第二。据说,当时的校长是一个国民党的大官,妻子是一个地下党,后来成为了我党某报的主编。这位老者便是在这里上的小学和中学。讲起他的母校,老者眉飞色舞,一脸的幸福。

1956年,学校搬到了乡政府的南边,这里就变成了乡卫生院。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后,寺庙残存的建筑便少之又少,最后只剩下几十间房子。据说,当时的乡卫生院规模还不小,医院里有百余人,那时候生产力落后,看病都是就近,百余人的卫生院已经算得上是方圆几十里的大医院了。当时的院长两口子不会生育,就收养了别人一对儿女。76年发大水逃亡的时候,由于当地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院长一把手抱走了儿子,女儿抱不下,便留在了房子里任其自生自灭。据说,当时寺门前的地方的水就有一人深,等大水过后,人们发现那女孩竟然还活蹦乱跳地呆在房子里,很是神奇。乡民们都说这孩子是受了佛祖保佑的有福之人。乡政府搬走后,卫生院也跟着搬走了。从此,龙泉寺便彻底荒废了。

龙泉寺最近又是什么时候兴旺起来的,还真说不清楚,只知道现在寺里只有三个真正的和尚,在寺里已经待了七八年了,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们还会在这里呆多久。说话间,一个大和尚从我们身边路过,笑眯眯的,穿着还算合体的黄色僧袍,头上已经长出了短短的发茬。

而翠花桥则已经有六百年的历史了,断断续续地,一直不断有人修葺。翠花桥北通许昌、河北,南通南阳湖,是当时的一条交通要道。老者说,解放战争期间,解放军的各种军车曾经通过这座桥,奔赴解放全中国的战场。76年发了大水以后,拱形桥在1978年立项,1979年建成,从此乡政府前过河,再也不能打了一个弯,翠花桥也完成了它几百年的历史使命,从此成为了游人心目中的小景点、当地老人心中的老古董、文人墨客笔下的情怀寄托。

一座桥,一座寺,几百年的历史沧桑。随着现代化的发展、社会的需要,这里又新增了两座桥,不知道是怕翠花桥孤单,还是嫌龙泉寺太寂寞。但愿这两座桥,也能像龙泉寺与翠花桥一样,永远流传下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之后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2.4万张),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17
  • 页面总数:3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13
  • 评论总数:14
  • 浏览总数:29324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豫ICP备1300892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