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6064宝成小慢车

6064宝成小慢车

 

小时候,我一直生活在矿区,每次随着父母去买菜都要经过矿区铁路装车站上方高高的天桥,桥下有十几股道,断断续续地总是停了许多等待装煤的火车。在蒸汽机车厚重的长鸣声中,我渐渐长大,对于火车有了一些特别的眷恋。成年后,我爱上了旅行,就把火车当作了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只要长途旅行,我就一定会坐火车,看着窗外的风景快速地向后移动,听来自天南海北的旅客讲述着各自新奇的故事。在车厢里,会发生许多有趣的故事,而我最期待的,就是那些故事。每次回家,我都会小心翼翼地把火车票放在一个名片夹里保存起来,不知不觉,到今天竟然已经攒了厚厚的一本。

 

在网上查资料的时候,我发现有趟很有意思的绿皮车——340公里的路程,运行12个小时,304个遂道,39站,车票是21.5元,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之为“21块半火车”。我对这趟火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怀着对老绿皮车的敬重,我随后就踏上了旅途,决定去体验体验这特别的火车。

 

一路风尘仆仆,我特意提前一天赶到6064次的火车始发地广元。休息了一晚上后,我早早地就起来了,兴冲冲地跑去取了提前预订的火车票。当看到火车票上“02002A硬卧硬座”的字样时,我吃了一惊,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车座。

 

上午五点多的候车大厅里,人并不多。6064列车检票口前为数不多的几排座位上坐着许多年龄在50上下的农民。他们操一口四川话,背着特制的背篓,脸上的皱纹写满了岁月的沧桑。下意识地,我给他们拍了几张相片。

 

检完票后,我怀着些许期待,向月台走去。长长的绿色车厢,带着能打开窗户的车厢,显得特别的亲切,车头带着古老而陈旧的气息。上车后,我坐在火车头后面的第一节车厢。车座都是用古铜色的皮子包着,显得很老气,不大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这是一节硬卧代硬座的车厢,只是将硬卧的下铺当成硬座座位,中上铺用来放行李,一个下铺可以坐三个人。列车员不停地来回巡查着,发现有旅客私自占了、上位置的,就会去驱赶。走廊里也有一排靠窗的座,旅客们可以打开车窗看看外面的风景。只是小桌子下面少了充电插口,到底是有些不便。

 

列车缓缓地启动了。我把包包放在中后,就背着相机向车尾方向走去,想看看这绿皮火车与现代火车到底有何不同。车厢里几乎没有什么旅客,两个车厢的连接处停着一辆手推的茶炉子,茶炉子中间还带着一个小烟囱。看炉子的外形,应该是可以推着烧煤的,这也许是一个在博物馆里都无法轻易看到的老物件了。这时,列车员打开了车厢连接处的一扇小门,里面有一个烧煤锅炉,列车员从炉子里取出了些开水,直接倒在了茶炉子里,看样子是要去给旅客送开水了。

 

火车行驶了二十分钟后就到达了第一站,所花时间跟网上说的差不多。之后,火车断断续续地停了39次。每个站台都很小,只有一个两间房大小的亭子,几十米长的水泥路面算是,没有专门的候车厅,更没有售票处,一切简易得就像是回到了电影里。几乎每到一站,我都会下车看看,或是拍个留念相片。一次拍照的时候,我注意到车厢下面有一个机器连着火车轮子,两根三角带,跟随行的游客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那是车载的发电机,用来供应车厢照明的。我有些困惑,这头顶都有火车用的高压线,整列火车的用电不都是来自于头顶的高压线嘛?怎么会节车厢要安装一台车轮发电机呢?

 

沿着车厢一直向前走去,我看到了一节6064-60周年的纪念车厢。车厢里布置得像是一个博物馆一样,车厢接头处有几块牌匾,上面用一段简洁的文字介绍了宝成铁路和6403/4次火车的历史,此外,还有宝成铁路翻越秦岭的观音山展线上下四层铁路的图片以及介绍,车厢连接处则是一段结束语。几乎所有的行李架下都张贴着图片,旅客坐在座位上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图片设计成电影胶片的样子,显得非常怀旧。每一个相片,就是一段历史、一段故事。每个车窗之间挂衣服的地方,张贴的是展现宝成铁路建设场景的图片,也有相应的文字介绍。黑白相间的老相片跨越了几十年的历史,向人们展示着60年前的珍贵记忆。

 

列车中间段,有一节专门为当地农民提供的车厢,车厢两边的连接处特意张贴着实时的农产品供求信息、务工信息。我仔细查看了一番:东家有几只公鸡,西家有几斤包菜,张家有几张蒜薹,李家有几只猪仔等,还留有信息登记日期、电话和名字。由于我一直在车厢里来回拍照的缘故,很快就和几个列车员都混熟了。听列车员说,为当地农民服务,这是上级要求的,哪怕是有农民要卖几颗鸡蛋,也要登记一下,于是,登记什么信息的都有。车厢的行李架下以及挂衣服的地方,也会张贴许多当地农产品的介绍,宣传当地的一些特产。

 

在车厢里走动的时候,我偶然注意到一个列车员和山民的谈话。他们谈论了不少关于山民生活、卖菜行情等信息,看起来非常熟络的样子。这趟车有些山民三天两头要乘坐,以至于他们和列车员们都混熟了。

 

刚从广元出发的时候,几乎每停一站,都会上来一些去风县卖菜的农民,大多数四五十岁左右,也有年龄更大些的。一个人背着一个背筐,手里再拿着一布袋菜,都是一些当地的土特产,份量极重。看到比较吃力的,我会在停车时专门下车帮他们一起把东西扛上车。在车厢里,我还特意试着背一下看看重不重,结果,令我汗颜的是,连我这个大小伙子都有些掂不动。

很快,本来没有几个人的车厢里,到处都摆满了菜。外地的旅客也会在车厢里买菜,这里俨然就像一个菜市场。我们车厢的列车员买了几捆竹笋,一捆两块钱。我也跟着买了几捆,按当地农民的嘱咐,去车厢连接处接了点水一直泡着,另外还买了几种不太常见的青菜。据列车员讲,他每次回西安的时候,都会帮同事或是朋友带点当地的特产。

 

有一节车厢是诚信书屋,是为了那些大山里的孩子每周上学提供便利的。车厢里有很多桌子,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个很大的面板,上面摊着干净的桌布,桌子中间放着一个书架,陈列着竖着的书籍,以儿童文学居多。靠近车厢连接处的几张桌子上各放着一本毛笔字练习本,几个列车员会耐心地带着车上的小学生一起练习毛笔字。在列车员的邀请下,我也静下心来,写了两张字,并且拍照留念。

 

第二次路过这节车厢的时候,我偶然间在桌子上看到了一本登记簿,上面是每次坐这节车厢的学生的名字、学校地址、家庭住址以及家长手机号码。据列车员介绍,学生每次来都要填写。这时,我突然想起来这次出行包里还带了几本书,就捐了其中一本给诚信书屋。中途一次下车去月台上玩时,列车员还专门把我介绍给了列车长,说这就是给我们捐书的小伙子,我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等到下午我再次来到这节车厢的时候,桌上的那些物件都不见了,大概都被列车员收起来了,因为下午不会再有学生上车了。

 

与其他火车不同的是,这列车的沿途许多站点是不售票的,多数坐火车的,都是附近的乡民,车票一两块钱的样子,大家都是先上车再买票。但是,乘坐的人多,列车员也不可能每停一站,都去查一次票,因此,买票全靠大家自觉,就算查票,一天查好几次,也会有漏网之鱼。乘客们要买票,列车长就得带着列车员们在各个车厢来回跑。

这趟车的火车票是老式的手打票,对于火车迷来说,一块钱一张的手打车票是很有纪念意义的。在车厢里来回逛的时候,我一遇到卖票的列车员就装作新旅客上去买票,而且只买一站,或是两站,只为了多收藏几张这样特殊的车票。有时候看到有旅客下车前扔在车厢里的车票,我也会珍惜地捡起来收藏。至于我再票的时候都不卖我了。后来,我把一元车票的照片以及车厢里卖菜的情景发在了一个户外群里,一个群友特意找上我,要我高价把手打火车票卖给他。

 

中午时分,火车在一个车站停车的时候,我注意到有几个列车员把钱递给了站台下的几个农民,农民递给了他们几袋饭。我这才发现这一路的车站,原来还有卖饭的。当时,我也想找山民买一份的时候,但是,列车员告诉我说,他们是提前打电话订的,没有预定啥也买不到,我只得作罢。这趟列车与别处不同的一点就是车上不卖吃食。尽管我上车之前已经做了些许准备,买了一些零食,但当我发现车上真的什么都买不到的时候,我还是一脸的失望与无奈,只好回到座位上去啃带来的两块面包。

 

与我同座的是一对情侣,我在与他们攀谈中得知,他们是昨天从西安坐高铁来到广元的,今天专门来体验绿皮火车,他们是车迷。我对于下午的观音山展线甚是期待,途径的山洞会越来越多。据车迷介绍,路过观音山展线时,会看到一个上下四层的火车道奇观。奇观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用车迷的话说,这一定要感受。坐在车里面,看是看不到的,火车走在最上面一层火车道时,可以看到断断续续的下面几层车道没有遂道的部分。在火车上,可以看到刚刚路过的火车道在车窗外高高的悬崖上,并且拍了下来,也许只有这观音山展线才能做到了。火车道在这里来回转了整整一大圈,就像是在走盘山公路一样。我曾试图跑到车尾,拍下火车头拐着弯进山洞的情景,但终究也没有拍清。

 

秦岭站,据说是世界铁路史上坡度最大的火车线路,许多火车迷会专门来到这里拍火车。到站后,我才发现秦岭站只是一个小站,几乎没有什么旅客上车,空空的站台显得相当的空寂。下火车的时候,我遇到一个带三角架和摄像机的小伙子,他正在站台上聚精会神地拍北侧的火车。聊天的过程中得知,火车这时候因为前方坡度太大,需要两个车头一起拉。此时此刻,两个车头正连接在一起,顺着摄像机拍摄的方向望去,两个车头的头灯靠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随着两边指挥人员手中的小黄旗靠在一起,火车马上就要发车了,小伙子立即麻溜地收拾了东西跟我一起上了车。

在车上,小伙子告诉我说,他是早上坐着6063次火车来的,在这个小站守候了一天,就为了拍这关建的一刻。小伙子讲了一路关于火车的故事,这段路,还有两个站台,由于修在了两个大隧道之前,只是用来错车用的,站台下方就是悬崖,并不能上下车。小伙子一直跟列车员打听上过电视的向车长的列车什么时候发,说是上一次要他的电话没能要到。据说,出了名的向车长特别的可亲。后来,他得知向车长两天后会去广元,但由于不是周末,小伙子去不了,他不由一脸的无奈。

 

翻过了秦岭,又过了一站,我们很快就到了终点站。

 

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才从网络里知道,7月份下大雨,略阳段山体滑坡掩埋部分铁路,王家沱塌方,造成大面积列车停运。一段时间后,车道终于修通,但为了安全着想,只通货运,不通客运了。反反复复修筑的宝成铁路风雨飘摇,待高铁建成后也许会彻底停运。运行了60年的老绿皮6064次,可能今生无缘再相逢,我顿时多了几分惆怅。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之后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2.4万张),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17
  • 页面总数:3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13
  • 评论总数:14
  • 浏览总数:29324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豫ICP备1300892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