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裹炮的那些日子

       在外工作多年的我,一年仅回两三次家,回家也是呆不了三两天,就又离家而去,对于故乡的印象也越来越模糊,对于童年在故乡的记忆,仅仅记得,因为父亲工作需要从平顶山搬回老家时住在乡下的日子,每天傍晚,村庄上方升腾而起的袅袅炊烟;每天早上天明前,附近几个村子公鸡此起彼伏的打鸣声。在家乡上了二年学后,很快跟一块上学的学生打成了一片,顺便学会了一项技能,就是裹炮了。

       童年每逢过年的时候,除了惦记压岁钱,惦记新衣服,就是惦记放炮了。学校里的同学们,都会结伴骑车去我们南边附近的村子,买些店老板自已配制的炮药,炮捻子,回家自已裹炮。留着过年时候,一起放炮,那才叫一个过瘾,

       童小的小伙伴们差不多过了元旦,就开始准备裹炮了,裹炮的用的最多的材料就是纸,我们班里很多后排的学习不好的男生,都会直接把教课书给撕了,用来卷炮筒子,一个学期所有的书加起来,可以做一百多个炮,我虽然学习不算特别好,也不会拿着书纸用来裹炮,一旦家长和老师发现了,少不得一顿打,二是我小时候便懂得爱惜书籍,更舍不得都用来裹炮了。天天绞劲脑汁的想办法找纸。叔叔每年回家收麦,收秋回家帮忙的时候,都会带上了三五条烟,用来自已吸,或是遇到村里的熟人,散给他们。那些长条烟的纸盒,便成了我裹炮最好的材料,我等烟吸完了,就一一攒起来,一条烟的纸盒,正面较宽的两面可以做两个大点的雷子,窄面可以做两个小炮,后来经验丰富的时候,发现软盒烟的纸盒拆了,叠整齐了,两三盒软盒烟的纸,便能做一个小炮筒。可这烟盒并不是天天有的,我便把用过的作业体,卷子,裁切成了一定的宽度,都用来裹炮。后来力气大了些,会找些纸箱子来,把纸箱子,裁切成一定的宽度,把纸来回多赶几次,可以用来做成大炮筒子,只是更费劲了。等到最后,我把家里唯一留下的,以前父亲矿上发的几本日历,每本顺长一切两半,都做成了小炮筒子,由于纸太簿太软,即使做成了炮,也觉得太软,放的时候不是特别响,做炮的时候,依然特别的起劲。

       在院子里找一块平地,或是桌子了,找一个大铁钉,把切好的纸,绕到铁钉上一圈多,找一块长形磨刀石,当擀杖,压在圈了纸的铁钉上,顺着圈纸的方向,使劲压着往前擀,如果纸不够了,再续一些纸,来回这么几次,炮筒子就算是做好了,最外面一层纸用薄薄的纸裹好,把提前淮备好的浆糊摸上粘好,再把铁钉去了,算是做好了。那时候的冬天感觉比现在还要冷,擀炮筒子必需要徒手去做,又不带手套,即出力,又受冻,可我总在在越做越有经验的同时,又越干越有劲,一到学校了,又和同学们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又后来发现人家的炮筒子都是红色的,过年喜庆。当时春节的对联都是自已买红纸,找村里写字好的人现写的,我把家里写对联余剩的红纸比着炮筒子裁成一定的宽度,裹在炮筒子的最外面。炮明显就好看了不少,增添了更多新年气息。

       有一次随着同学一起去镇上买炮药的时候,见到卖炮药的那一家老板也在努力裹炮,并已成规模,做好的炮直接在衔上卖了。他家院子里有一个特制的长橙子,一头高一头低,擀炮筒子用的一块长形木板,长度,宽宽大小正好,这样裹炮的时候,更顺手了。炮纸卷在了一个不锈钢棍上,一头粗,一头略细。这样在炮裹好的时候,更好拨掉铁棍。回家以后,我便想了想办法,用我现有的工具,改进了我裹炮的工艺。

       炮筒子做好的以后,就要开始装药了,一以始,把炮筒子放在一个平面上立起来,一手拿着小锤,一手拿着铁钉,把钉尖儿放到炮筒子靠近中间孔的那几层纸上,用锤轻轻的把最里层的纸往中间有孔的地方砸,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带着热情。随后换一个位置,接着砸,来回三四次,炮筒子的一头,就算是堵住了,这样的动作,我们小伙伴们称之为囤住了炮的屁股眼儿。时间久了,我也会往炮筒了里倒了一点沙,或是不用铁钉砸着囤炮了,活一点泥巴,抹到炮筒子的一头,过几天就干了。

       炮屁股囤好了后,把买好的,装在瓶子的炮药倒在了一张对折好的纸上一点,再拿着对折好的纸把炮药顺着孔倒进炮筒子里。炮药我一直以为只有一种,买的次数多了,才知道还有炸药,这种药做出来的炮,放了会更响。等到我发现还有专门用来做花炮(烟花)用的炮药时,是我在老家裹炮的最后一年,也没有来得及试验,究竟是怎么用的,就离开了故乡。

       把炮捻子插到装了炮药的炮筒子里,深入炮药一小截。就可以跟囤炮屁股一样,囤住炮捻子了。我用的最多的是那种常见的纸捻子,我记得炮药是一块钱一两,都觉得可贵了,炮捻子一毛钱四根,每根一米左右。一毛钱的炮捻子,都可以做几十个炮了。囤炮捻的时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活计,每一次都轻拿轻放,一不小心,就会把炮捻砸断了,一切都白费了。最严重的是炮筒里已经装满了炮药,搞不好,就把炮给砸响了,我们附近就有人做裹炮时最后一步受了伤。又不能用泥,要是把泥囤炮捻子了,炮捻子就湿了,小孩子都想现做现放,哪有功夫等他完全干了再放炮呢。最后二年买炮捻子的时候,有现在常见的那种像是尼龙绳一样的绿色的安全型炮捻子,贵了足足一半。

       到了年30的时候,把自已裹的足足半筐的炮拿出来,一个一个的放,插到瓶子里,用各种铁器东西盖着,会更响一些。即使这年前好一两个月那么累,也觉得值了。每一个炮几乎都凝聚了我的心血,燃放时在空地上炸开花的那一秒,同时也在我们心中炸开了花。要是放不响了,或是买的炮放不响了,便会把炮筒子拆开,取出珍贵的火药,继续加工,哪里会舍得扔去。一个一个的放觉得不过瘾了,就在囤炮的时候,特意把炮捻子留的长一点,自已编成一小挂,那才过瘾。一船来说,自已裹的炮,明显比买的炮要响许多,越响,便会越开心。

       记得我不上学的前一年,我足足做了二百多个炮筒子,买了几瓶子炮药,最终也没有用完,炮筒子留下了小半筐,长的,短的都有。由于用纸不同,什么色的都有,还没有来得及贴红纸。离开家的时候,我把他们像宝贝一样,放到一个木箱子里。就像是把我所在关于裹炮的记忆封存了。

       每次回家,我都会拿出来看看,一个的一个的数数那些没有装药的炮筒子,就像是数金元宝一样,每一个,都是我的宝贝疙瘩,拿着炮筒子,久久不舍得放下。而余下的那数十根炮捻子,被我在一年正月十五的时候,当成甩鞭给放了,连那瓶炮药,装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里,几年后,不定什么时候,让我倒出来一点,点着玩,目前也只有半瓶了。

      最近这几年,环保管的越来越严,对于火药的管理也越来越严,不上学了以后,我再也没有听说过,哪个村子里,过年会有人卖自制的炮药了,城里人不放炮了以后,连过年放炮,都成为了一种奢望,今年回家,县城那条专门卖炮的衔,再也不卖炮了,而是换成了城区禁止放炮的牌子,还有穿服的工作人员值守。我这越看越心凉,在我心里,我一直觉得,不放炮,就不叫过年,乡里仅有三四家卖炮的,不得已买些爆竹以慰藉心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之后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2.4万张),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35
  • 页面总数:4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19
  • 评论总数:19
  • 浏览总数:53032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豫ICP备1300892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