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风景

一个爱旅行的人,一个电脑迷,一个喜欢写作的人。

未命名

opyright (C) 1989, 1991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Inc.,

 51 Franklin Street, Fifth Floor, Boston, MA 02110-1301 USA

 Everyone is permitted to copy and distribute verbatim copies

 of this license document, but changing it is not allowed.


                            Preamble


  The licenses for most software are designed to take away your

freedom to share and change it.  By contrast, the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 is intended to guarantee your freedom to share and change free

software--to make sure the software is free for all its users.  This

General Public License applies to most of the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s software and to any other program whose authors commit to

using it.  (Some other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software is covered by

the GNU Lesser General Public License instead.)  You can apply it to

your programs, too.


  When we speak of free software, we are referring to freedom, not

price.  Our General Public Licenses are designed to make sure that you

have the freedom to distribute copies of free software (and charge for

this service if you wish), that you receive source code or can get it

if you want it, that you can change the software or use pieces of it

in new free programs; and that you know you can do these things.


  To protect your rights, we need to make restrictions that forbid

anyone to deny you these rights or to ask you to surrender the rights.

These restrictions translate to certain responsibilities for you if you

distribute copies of the software, or if you modify it.


  【***本部分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十二矿煤仓维修记

       十二矿主斜井底煤仓由于长期出煤出渣的影响,导致煤仓底部,部会铺设的铁道脱落,严重影响了煤仓的整体出煤安全,委托建井一处实施维修工程,

      该煤仓是十二矿全矿出煤的最后一个煤仓,也是主斜井之内唯一的一个煤仓,为了此次维修,双方单位提前安排了各自的生产流程,十二矿提前几天,协调生产,尽可能的排空所有煤仓,以尽可能的减少全矿停产的时间。建井一处,第一部目部,由于当前疫情的需要和十二矿的要求,提前安排人员,做核酸检测,制作出入证,正式施工前两前,把需要准备的物料运送到位,绞车固定安装,打点设施安装,上煤仓口安全设施淮备到位。

      15号,在两个单位相互提前沟通的情况下,建井一处第一项目部副经理吴晋晋,扶辉负责矿建,郭负新,朱亚强负责机电,,作为施工的主体单位,负责工程的主体工程,十二矿机电副总,王明棚,机电三队雷队长,负责协助生产,提供上下车运料,水,电,压风的配合。以前煤仓底部有积渣时,及时开皮带拉走,等工作。

        底部煤仓空间狭小,只有容纳三四个职工同时施工,煤仓观察孔下方,及斜对面破损处,在根据需要的搭架子施工的情况下,先打锚杆,次编钢筯,最后固定新的铁道。煤仓上方,焊接安全护栏,拉上警戒绳,确保无外人进入,无高空落物等,由于一处人员紧张,机电三队负责在主斜井上井口装卸物料,及机尾打点。解决了一线的后顾之扰。

&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一矿北一回风井维修纪实

                                                                                                                                建井一处一矿北一回风井维修纪实

       一矿北一回风井始建于1985年。由建井二处承建,历经40年风雨,建井一处工程人员多次维修。

       2021年春,因井筒井壁垮塌过多,一矿人在井底连续出渣1800多车。并严重影响一矿通风系统和煤矿安全,受一矿委,承建一矿北一回风井井壁维修工程。

        三月,第一项目部成立一矿北一回风井领导小组,由吴晋晋,扶辉全权负责矿建,机电有亚强,郭好新责,第一项目部组织机修电工,联全机修厂、一矿矿方配合等。进行立井井架安装,并于四月五号提前完成井架安装工程,

        立井维修工程从五号落盘开始,不论是矿方,还是一处工程技术人员,只知道回风井井底,有大量垮落的岩石碎块,具体在井筒的哪个位置,多少米井壁跨塌,又是跨塌了多少米一无所知。

        随着吊盘的不断下降,一处工程人员,对于井璧上零星的井璧开裂部位进行挂网,锚固,喷浆处理。

        在位于二百三十米井筒二泵房时,受矿方要求,对二泵房内的封闭墙进行锚网喷加固处理,停留了两个小班,同时,一处的工程技术人员和矿方人员一起,在吴晋,扶辉的指导和协调下,多次乘坐吊桶,下到吊盘下方,对深处井璧进行探查,寻找位于井壁上的破损之处。并进行测量登记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勇闯难关创辉煌

勇闯难关创辉煌

——建井一处红旗区队纪实

李中华

平顶山后山是一片难得的风水宝地。四周依次为平顶山、落凫山、石门沟、桃凤沟、铧角山、张赛山、墅猪岭。东南角有天观墓,墓前立着大户人家才有的石马、石羊,还有孟良寨等。再往东有中英石,传说这里是地球的中心。北有竹园水库,北侧的一条小溪源源不断地注入水库,一旺清水养育着竹园村、下韩家、王家世世代代的劳动人民,是许多人找也找不来的桃花源。据说张赛山上曾有一个土匪窝,早年间经常祸害乡里,也是白朗起义的老基地。传说附近有一条巨龙,为保一方平安,当地山神把巨龙钉在了山谷中,流了无数年血水……丰厚的人文传说孕育了深厚的文化底蕴。 

1989年,随着煤碳事业发展的需要,一矿决定在平顶山后山开建北二风井,经测定后,建在群山环绕的野猪岭上,并由一处承建。当时此地极为闭塞,上一代建井人每天坐着大卡车,从光明路上的南工地出发,先后修了两个月的石头路,设备和人员才勉强抵达野猪岭。炸药打破群山的宁静,炸平了山头,勉强平出一块地方,建大院,立井架子,一步一个脚印地开井口,并在东边的山脚下花十几万元打了一口水井,愣是把杂草丛生的山坡变成了热火朝天的工地。当时设备落后,全靠人力补上,这里是百里矿区中干劲最大的一个工地。建井人一干就是十八年,把青春和汗水撒向这片热土。

2020年,因北三工区设备安装的需要,有着建井一处多年“老红旗区队”称号的第一项目部(后简称一部)发扬上一代建井人艰苦奋斗的精神,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1号,进驻了一矿北二风井。当时正是北三工区回收、战疫情、渡难关、复生产的关键时刻,第一项目部在周东升经理、吴晋副经理的带领下,组织现有的能离开家门上班的人员近二十人(一半是队长、副队长、技术员),克服种种困难,从搬家、31220机巷高抽巷回收、给不能上班的员工送通行证开始,到恢复地面的机修房、灯房、洗衣房、库房、烘干房、食堂;-950排水泵房到-800排水水管线,已1变电所到戊一变电所电缆铺设,北三井筒井底清渣,组织给工人提供饮用水……在北二更换绞车电控系统时,带班坚持生产;在7月时间紧、任务重、天天下雨的情况下,组织机修电工日夜穿着雨衣安装井架子、改吊盘等,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续写了红旗区队新篇章。

由于疫情的发展,去北三工区的交通中断,工会主席与吴晋副经理一起先期到达北二风井,收拾办公室,腾更衣室,拉更衣柜子,恢复灯房……做好前期准备工作后,2月2日在尚不能通行的情况下,组织所有能上班的工友,把工作衣、胶鞋、矿灯装到袋子里背着,全靠走路穿过几个村子的防控卡口,从北工区来到了北二工区,一起把家搬到了北二风井。他们吃住在二楼彩板房里,一直坚持到3月后疫情结束、交通恢复才回家。特别是离家远的吴晋和几个值班队长,一刻也没有离开项目部。

由于部分职工居住的小区、村镇管理严格,在周东升经理、吴晋副经理等的领导下,通过微信群登记所有不能出家门的员工的居住地址,集中办理了通行证。并积极安排项目部值班人员骑着电动车,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在寒风中按小区位置一个小区一个小区地送通行证;用直板车送通行证到附近县区、接工友入住北三项目部彩板房、联系工友复工复产。

为确保31240机巷顶板抽采巷生产不受影响,项目部内加强管理,把辖区分成北二和北三两个工区,牛书记主管北三,吴晋主管北二,天天开微信视频会议,在企业微信群里通报和检查整改问题;外联系矿方调度室,组织车皮下料,安排猴车时间,下井进行防疫测温登记检查。

初到北二时,在一无所有的艰难情况下,项目部织织恢复机修房、洗衣房、库房、烘干房等。领导干部带头下手,在缺水少电、没有吃食的情况下,直板车几乎日夜拉投备、拉物料,安装调试,尽早恢复地面基础生产设施,为工人和生产生活需要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生活饮食上,北二项目部干部硬是天天靠着啃方便面接好了灯线、照明、插板等。彩板房里既是吃住的地方,也是放工人东西、开会的地方,一天到晚不消停。干部日夜坚守,既维护了生产,又保护了家人。随后恢复了项目部职工小卖部,方便了部分职工在大部分商店没有开门的情况下带水和食物下井的实际需要。还用平板车天天拉来大桶的水,并组织女工建立项目部小食堂,就地做饭,保证了留守人员的生活所需。条件稍微成熟了之后,又把北三工区的食堂搬到了北二风井东北角的一片空地上,建了四间彩板房,并安排女工收拾桌椅,安排电工维修活面机等设备。不日,外包队进驻,在只有一位厨师的情况下,坚持一天三班地提供饭食;在买不来馒头的情况下,天天烙油馍、下面条,天天熬夜熬得红着眼,身心疲惫也毫无怨言。

2月初,每天只有十几个人上班,其中有六七个都是队长、副队长,周东升带队,吴晋等干部以身作则、分工明确,组织所有人员每天坚持回收31220机巷顶板抽采巷回收设备。部分H架、边管全靠人力从一千多米的巷道尽头有积水的地方搬运过来,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三型电工李恒

       对于许多基层队的队长来说,会打钻,会开耙斗机,都是好工人,好干家,而李恒,不仅会打钻,还干过机修,现在干电工,他上班的过程中,经常因为工作的需要,在某个掘进班人少时,去撑子头支援打钻,在机器设备坏的时候,会客串一下机修,干一些机修的上活,得到了工友们的一字好评,

    李恒来自于河南农村,毕业后14年参加工作,就来到了第一项目部,成为了杨利强那个队的一名普通工人,仅在后面干了两个月的打杂之后,就去撑子头打钻了,不久就成为了当那时那个班的主力骨干,之后的三年里,他一连干了两条大巷,几条小巷道,成为了一名老道的井工。

     由于机缘巧合,队伍和人员的调动,李恒成为了一名机修工,跟着当时的许班长,干了一年机修,把一线的基础的维修保障工作做的十分扎实,去年年初,,电工调走了一个,李恒向当时的队长申请,经项目部机电队的同意,改成了一个电工。

     由于年轻,脑子转的快,学校还是学的机电一体化的专业,不论是机,还是电,都能轻车熟路,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仅跟着电工班长顺立三月,就完全适应了电工的工作,可以天天独立跟班了。为了更快的提高自已的工作能力,李恒经常在随身携带的工具包里,放一本电工手册,或是的电工书籍,一遇到问题,就及时的翻翻书,问问队里的老电工,深得我们队老电工李顺立的真传。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机电人史海通

      初到四分队时,除了天天开会时,认识队里的,队长,矿建技术员外,另有一个穿着白白静静的书生样的年轻人,拿着一个笔记本,给我们开会时,总是安排机电上的工作。 

     我们队的扒装机,由于是一台从别处拉来的旧机器,经常出毛病,队里会在四点夜班的时,安排机电人员人下井维修设备,除了几个比较熟的两个维护扒装机的工友外,常有一个不认识的长相稍黑的机修,出现在巷道里。他弄的一身热汗,满面油污,长期维护设备,衣服上油多的都快分不出来什么颜色。我总以为这个腰里带着全套机电工具的工人,是从哪里又调来支援的一个小机修。

        直到有一天,我们面对面说话时,才注意到,他就是那个开会时的那个机电技术员史海通。闲聊时,问及他的穿着,他天天淮备着两身衣服,一身新工作衣用来参加早朝会,班前会穿,一身旧工作衣用来下井穿,旧衣服与工人无异,数个补丁,破破烂烂的。每次工作中碰面,他习惯性的笑呵呵的称乎我一声中华,便去忙自已的事情了。

      长期井下的恶劣环境,导致扒装机机身下面的油管经常渗油,一次四点,扒装机又趴窝了,井下只有他一个机电人员,独自钻到刚干了两个小时活的机身下面,时逢七月,天气炎热,机器下面更热,平常队领导下井,经常带了三两瓶水,本不足已饮用,他钻到机器下面,用水管冲掉大部分积渣,用手抓,尖锥捣,把机器下面各种角落里的渣块清掉,各种翻找油管,送电测试,两三个小时后,终于找到渗油点,更换油馆,让机器重新活了过来,此时他已经累躺了,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戴民权与民权小说

关帝庙旁边建筑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座建筑三个名字,民权小学遗址,还是抗日


中奖戴民权纪念馆,又是半扎红色革命基地。


1931年,戴民权任国民党陆军第四十五师师长。当他回乡探亲时看到本村学校房


屋破烂、校具短缺时,戴民权慷慨捐资3000大洋委托王瑞亭修建校舍、添桌凳、


购图书。因附近村庄农家求学弟子日益增多,学校无力容纳,戴夫人刘素玲又捐


赠土地500亩以补学校开支。戴公馆


戴民权出生于汝州市蟒川乡戴湾村,出身贫苦但个性坚强,官至国民党第四十五


师师长、豫南游击第五纵队司令(中将)。他曾参加过讨伐陈炯明,营救孙中山


的战斗。他打过日本鬼子,是抗日时期殉国的国民党将军之一。


可惜目前的戴公馆已经貌似一个卫生所了。


当年的戴公馆主体建筑共有房舍50多间,炮楼一座。为方便戴的吉普车通行,公


馆西侧留有一约3米宽的青石条过道,汽车可直接开进院内。


半扎民国早期建有较早的河南民权私立学校,用当时较为先进的理念教育学生。


半扎解放后出了10多个副县级以上的干部,半扎小学功不可没。


半扎学校,当时有四们先进教师,后来经文革时期调查,他们33年就已经放党了

,有孙店的胡振忠老师,李湾村的杜琪甫老师,城南的关王老师,汝阳的李小龙

老师,他们一边教书,一这宣传抗日救亡活动,到1939年,县委委员,王朝东受

党的委派也来到了半扎任教,他们五个人成立了党小组,在短短三个月,就发展

了五名党员,有武清立,樊长禄,王东营,张华连,在白色恐怖下,一个中共党

支部在半扎民权学校诞生了,1947年解放后,先后从民权小学走出了三十多名,

先进师生,走向了堂政军,他们为革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现在他们已是老革命

者了。


戴公馆

戴公馆属典型的北方三进四合院,房屋按南北中轴线设置,前后门通前后街。临


街屋中间是高大的门楼,左右两间比门楼低一尺,独立成房。院内客厅、厢房十


分宽大,廊柱下有镂空透雕,描金彩绘。地面全部用方砖铺成。戴宅宽大气派,


重视装饰,对房脊要求严格,不仅脊高,而且图案考究,上有狮子、盘龙、鱼和


牡丹、荷花等。



戴民权

戴民权,(又名戴正)字端甫,乳名银娃。国民党陆军中将,第三十九军副军长兼


四十五师师长。1 9 3 1年戴驻防固始、潢川、光山、息县等县,曾屡次进犯大


别山,向鄂、豫、皖苏区进攻。在本地办了一些慈善事业。1 9 3 2年捐资兴办


半扎民权小学,后又将5 O 0亩地(在宝丰五龙庙)捐给学校作经费。1 9 3 6年秋


天大旱,戴在半扎发放粮食数万斤,以救济灾民。抗曰战争时期,1 9 4 O年在


遂平县逝世。(详见《汝州市志》)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国民党占领区,一个中共党支部在半扎民权小学,悄然诞


生了。这是当时临汝县仅有的半扎、焦村、留王店、庙下街四个地下党支部之一


。由此追根求源,民权小学在党的历史上曾写下光辉的一页。

民权小学由来已久,早在.1 9 3 4年国民党第四十五师师长戴民权,慷慨捐资


三千大洋(硬币),把半扎关帝庙内破烂不堪的小学扩建为“临汝县半扎镇私立民


权中心完全小学"。校院宽阔整洁、教室窗明几净,教学设备完善,组织纪律严


明。学校实行聘任制:校董会聘校长,校长聘教师,一年一聘,优留劣汰。从建


校到本地解放,先后聘任德才兼备的郭芝庭(安阳高中)、张化文(开封师范)、裴


国栋(淮阳师范)、樊创开(棉花中专)等5位领导能力较强的校长。所聘教师,对


工作认真负责,教法得当,多年来确保教学质量全县一流。    

1 9 3 9年2月,中共临汝县委建立后,县委委员王朝栋,受党的委派,到半扎民


权小学任教。王一边教学、一边举办失学儿童识字班、农民夜校,妇女识字班,


组织歌咏队,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积极发展党员。短短几个月发展了武清理


、樊长祥、樊长禄、张化连、王东营等5名学生入党。同年6月,建立了中共半扎


支部。从此以后,这里的教师队伍,有了质的变化。诸如胡振中、李小龙(汝阳


人)、武清理、樊长祥等进步教师,层出不穷。除积极教好书外,还通过多种形


式对学生进行爱国、爱民、讲公德等进步思想教育。如此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


给半扎这块教育阵地,奠定了良好而又坚实的基础,世世代代人才辈出。1 9 4 


7年,临汝解放时,就有2 0多名半扎青年学生,走出校门,投入革命队伍,南征


.北战,建功创业,现在他们已是党、政、军各界的老革命了。  



十一、国民党中将戴民权

戴民权(1 8 91——1 9 4 O)又名戴正,字端甫,乳名银娃。蟒川乡半扎人(祖籍


戴湾村张湾)。父亲早逝,母子相依为命,以驮卖煤为生。1 9 1 9年,他母亲病


故,无钱埋藏,本村人木匠张钧送他一口棺材,才草草埋藏了母亲,他无依无靠


,因生活所迫,投奔樊天柱杆子,闯荡天下。因打仗有勇有智,后被推为小头目


。1 9 2 2年冬,戴随老洋人(张庆)部一起被直系军阀吴佩孚收编为河南游击第


二支队,戴任排长,后被樊钟秀收编。1 9 2 3年,参加过广东讨伐陈炯明,营


救孙中山出险的战斗。1 9 2 3年春,调往鹿邑,拓城一带。9月“老洋人,,哗


变被击毙后,戴率部分人奔投李振亚部任连长。1 9 2 6年,回到家乡临汝,聚


集五六百人,后与王运股杆子会合达数千人,声势浩大,连陷河南上蔡、正阳、


沈丘及安徽的霍邱、阜阳一带。1 9 2 7年被驻在潢川的国民党军长任应歧收编


为第三混成旅、戴任旅长,驻防淮滨、息县。1 9 2 8年,开往胶东讨伐张宗昌


,后驻防德州。1 9 3 O年,蒋冯战起,戴民权所率部队改编为暂编第二十五师


。1 9 3 1年,又编为第四十五师,戴任中将师长。驻防固始、潢川、光山、息


县、商城、罗山等县。在这里曾屡次进犯大别山、向鄂、豫、皖苏区进攻。

戴在固始驻防期间,在南京、汉口设立办事处。派亲信游说于官僚、政客之间,


以捞取政治资本。对于当地富户、更是不留情面。清朝曾中状元又任两江总督的


吴其睿家中(固始县)的古玩玉器、名人字画、宋版书籍等被他搜索一空。或赠送


南京、武汉各大官僚、政客,或以罕见稀珍出卖于北京、上海,牟取暴利。又将


搜刮之民财,在汝州置买田产,成了富豪之家。

抗日战争开始,国民党政府抽调四十五师一部,参加上海保卫战,因战斗激烈、


精税损失殆尽。1 9 3 7年11月,调戴民权为三十九军副军长,因有职无权,他


又在中央军事参议院搞了个参议名义。1 9 3 8年春,戴到洛阳谒见第一战区司


令长官程潜的参谋长晏勋甫。为之说情后,程潜派戴民权为豫南游击司令,在潢


川、固始一带招集旧部。1 9 31年11月,戴部向确山竹沟进攻,残害革命战士及


其家属。1 9 4 O年驻信阳日军向北进犯,戴部在正阳袭击日军。因武器悬殊,


被日军击溃。退到遂平一带,为田倚南收容。是年,病故于遂平县之横山。

戴民权在临汝没有恶迹。还办了不少慈善事业。1 932年损资三千元(硬币),兴


办半扎民权小学。后又将5 0 0亩地(在宝丰五龙庙)、一盘水磨损赠给学校,用


作经费开支。1 9 3 0年秋,天大旱,戴在半扎一带,发放粮食数万斤,以救济


灾民。



戴民权,系国民党陆军中将三十九军副军长兼四十五师师长。于1 9 3 4年在汝


州蟒川乡张湾村北坡其父母坟墓前立了碑。这通碑立于墓葬下方碑石园内。碑高


2 O 0厘米,宽7 O厘米,厚2 5厘米。正面为章炳麟书题“戴公兴和暨德配太夫


人程氏之墓道"。书体为小篆,遒劲而洒脱。碑阴为戴公兴和及夫人程氏的生平


和公德。由吴兴戴传贤撰文,三原于右任书丹、偃师车二水刻石。书体为小草,


笔力劲健飘逸,如龙蛇飞动、上下连贯、左右呼应、有奇有正、沉着潇洒。但令


人惋惜的是碑阴右半部已被人平凿破坏。幸喜碑的边缘及两端破坏较轻,尚可辨


认。

此碑,文物价值很高。该碑的书题者、撰文者和书丹者皆为国民党元老及国民党


政府要员。章炳麟年长资深,是著名的近代革命家和思想家。字枚步,号太炎,


浙江余杭人。1 8 9 7年(清光绪2 3年)任《时务报》撰述。积极参加维新运动。


1 9 0 4年与蔡元培等发起成立光复会,曾被推为会长。后被孙中山送到日本,


参加同盟会。主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栋梁兄弟

        11号中午的时候,看到之前的工友发的语音消息,说的有些不清不楚的,我还是清晰的记得,栋梁跳河不在了,上四点刚睡醒的我,一点也敢相信,几乎用颤抖的手,打开了栋梁的微信,打微信电话,想问一下究竟,对方是一个女人接的,一直都在哭,只好打字联系,断断续续的说着,栋梁倒松班,不知道跟谁喝洒,下午五点喝的确不省人事,随后跳河了,没救过来。人已经没了,已经在襄县的殡仪馆,我一下子朦了,好好的一个伙计,怎么就会没有了。

        上班的车上,我掉了一路的眼泪,把能找到的两个相关的视频,看了看,就是他,发了一个朋友圈,一大拨老伙计问我怎么回事,我只知道结果是喝完酒人不在了,别的一无所有知,只剩下了叹息。随后,出去对死者的尊重,匆匆删了朋友圈。

        说起栋梁,不得不从我们开始参加工作说话,10年时候,我来报名参加工作,天天上课,点名报道。仅仅对名字有一丁点儿印像。随后平淡的日子里,我们被分到了一个工地,只记得是一批来的工人,见面相视一笑,打个照面而已。

        14年时,由于工作变动,我跟栋梁分到了一个班,当时,栋梁已经是小班长了,喷奖班对于一个第一次下井,如同新工人一样的我来说,重体力劳动,需要一个长期的适应的过程。正值夏天的八月,地面热似火。何况在井下呢。矿车停在一台喷奖机边个,两个人一车料,一人站车的一头,头顶的风筒上,特意弄了两个口子, 用来凉快,喷奖机一开,开始一锹锹的往喷浆机里装混凝土料。要不了几分种,尽管风筒吹着,就开始混身流大汗了。头几锹开始往喷浆机里卸料时,还能免费能跟得上,坚持不了多久,我卸料的速度越来越慢,很快,与我一块卸料的的伙计,已经把他那头快见底了,我还有一大半。30多度的井下,即使不干话,也会出一身臭汗,一干活就会衣服湿透。三吨的矿车,正常情况下,三十分种以内,都能卸完,我卸不了一半,就卸不动了,人家端两锹,我端一锹,大汗淋漓,精疲力劲。每次看到我这样的时候,栋梁都会上车跟帮我卸剩下的另一半,他速度很快,在很短的时间内他能追上别一个伙计的缷料速度,一起卸完,或是能独自供上喷浆机的用料速度。

    随后的日子里,栋梁也没少帮我的忙,一直在一个班了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井工辛苦了,

四分队兄弟的辛苦,谁能知道,


病了,


天天上班,

过点到半班以后,

天天上班,

到家十点以后,


饭店关门,

超市下班,

伙计们吃个饭儿,

都要到夜市上寻找


没有休息,

没有吃好,

即便是睡了一晚上,

起来,依然是一身疼。

  

上班的时候,天才刚刚明,

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夜晚,

没有娱乐,没有自我,

上班,几乎成为了生活的所有。


几乎所有的伙计们

每天都混混沉沉的,

从入井的那一刻,

就惦记着升井。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每天只知道什么时候能下井,

不知道什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我的疫情记实

我的疫情记实

20191226  腊月初一,

12019年12月26日上午,张医生接诊了一对同时发烧、咳嗽的老两口。在两人胸部CT片中,张医生发现其肺部不同于一般病毒性肺炎的形态。张医生从没见过这样的病症,一般来说,除非是传染病,不然家庭中不会同时几个人得一样的病。谨慎起见,张医生让老两口喊来家人一起做检查。经过CT检查,张医生在没有任何症状的儿子肺部也发现了和老两口一样的表现。


20191228   腊月初三

12月28日、29日两天,门诊又收治了3位同样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张继先发现问题后立即向医院报告,并召集10多位专家对7个病人病历进行逐一分析。随后院长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了此次疫情。


20191230  腊月初五,

一个月前的12月30日17时48分许李文亮在一个150人左右的同学群中发布信息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同一天。汉市卫健委印发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也在网络上流传李中要求严格信息上报,并强调“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20190109  腊月十号

 第一例死亡病例出现在1月9日,患者为61岁男性,常年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从事采购工作,其同时患有腹部肿瘤和慢性肝病,经抢救无效于1月9日晚死亡。


20200115 腊月21号,

武汉疫情41


20200116   腊月22号

16 号疫情 45


20200117  腊月23号

17号疫情   62   


20200118  腊月24号

18  号疫情  121   年前的时候,天天上班,每天看手机的时候,也就是下坐车车的那一会儿,也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样时候注意到疫情的,只记得十几号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消息了,也没有太注意,上班下班,也从来没有提过,都以为就是小时了,


20200119腊月25号

19  号疫情198


20200120 腊月26号,

20 号疫情  258


20200121 腊月27

21累计病例,440     

         21号的时候,我们一个班,才来了两个人,加上机修,才四个人,那时候,只顾上班,头条上,都有信息了,一直保持在一天几百人的样子。


20200122 腊朋28

22累计病例,570


20200123  腊月29

 23累计病例,830    

       23号的时候,我去,药店里买药,发现有两个人,都在买口置,一次买了好几包,,我这才想起来,这几天的疫情了,可那一次是我见到的药店里最后一次有口罩的时候,我却没有买。23号的时候,手机上说里,武汉要封城,我不太相信,第二天,铺天盖地的封城消息,几乎武汉所有人的,都出不去了。就是封城前的那一天夜里,从武汉铁路系统,逃走了30万人,第二天的时候,果真封了城,从来没有想过,会因为疫情,完全封城。

        第二天的时候,坐车回家,也不知道是因为疫情的事情,还是过年时候,衔上的卖菜的太多了,挡住了来平顶山的路,好不易,来了一辆车,我们很快上了车,下午四点的时候,车子到了,逍遥镇,那儿到处都是卖菜的,车子过不去,我们在那里整整等了一个小时,到县城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我还把给我爸买的东西忘到车上了,只有好回到车站,拿东西,再找不到回家的车了,等了一个多小时,找一个面包车,一个人十块钱,到了我们乡里,结果他们到了清河驿西边。 都下车完了,只有我一个了,我花了25块钱,才到了家。


20200124   腊月30

24累计病例,1287  

         那时候,一大群人,说着,有一大批医务人员,为了武汉的病情,他们有第一批支援武汉的人,


20200125 大年初一,

25累计病例,1975  

       大年初一的时候, 我在家里,实在没意思了,手机上每天看疫情信息。一天比一天多,没想到有一天,头条里说, 许多地方封城了,我不相信,在家无事的时间里,除了天天看朋友圈,就是天天看天天看手机群里,那时群里发了一个消息,武汉要建一个七天就能成的,火神山医院,招工呢,一天一千二,可没有见有人去。下午我独自走路去了高庄,那里那买了一箱吃的,以及几个本子,笔,口罩,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超市里的人,都戴着口罩,第一次发现,疫情离我们这么近。我哥给我打电话要口罩里,我说我的房间里,还有很多。我哥私下里说,信阳,马上要封城了,啥车也没有了。夜晚,我叔专门给我打电话,说是第二天一定要回平顶山,再不回,我就回不了。


20200126   大年初二,

26累计病例,2744    

        大年初二的时候,我爸叫我起来坐车,我没有起来,一直到了八点多,我才听我爸说,从8点以后,再也没有班车了,封城的消息满天飞,给司机打了不少电话,最终确定,哪里也汉有车了。我爸推着车子去马楼村买自行车上的配件,跑了一上午,也没有买来,回来告诉我,大徐西边的一个村子,有人开堆土机,把路给堵了,过不去车了。真的封路了。下午的时候,我独自走去去四队看看,那里,有一辆直板车拉去了一台钓机,把那边地上的路,弄了一堆土,导致那边不能通车了,

      我想起来,我们才老家有一个西华到平顶山的QQ群,群里有包车信息,我在群里,联系一下QQ群,刚好,有两个人在群里说话,一个是东王营的,二分队的技术员,也在联系找车,当晚。加了微信,


20200127   大年初三
27累计病例,4515
       我以为这一天就能找到车了,早上起来,又打电话,又说一直也有电话,我又联系了群里人,那个逍遥的女孩子,已经开车跑到了叶县,又返回漯河的路上了,我又打了一圈儿电话,平顶山去西华的车中,找到了第二班车的,东王宫的伙计说,他们安排的一辆小面包,要从西华往平顶山接人,一个人60块钱,他们约好的,初四再走,我打电话也问了一下,确有此事,我们后王的老乡,她一看也是那个人,他打电话确认了,五个人,加上我,六个人,一起从清河驿乡的出发,我十分高兴,又收拾了一下东西,打算下午再背两节礼记的文章。  
       下午1点半的时候,我接到电话,问我们下午走不走,说是怕夜长梦多,想下午就把我接回去,看看想不想去,价钱嘛,70,我是说,70也行,我马上联系了,后王的老乡,他正在睡觉,要来了电话,一通电话,终于确定,下午四点半,我们就可以去一平顶山了,随后我收拾了一下东西,背着东西,走路往清河驿走去,两点半的时候,走到房庄,那里已经封路了,只有走路的,才能过去, 这一走就是两个小时,四点的时候,走到了清河驿西,随后在那里买了点吃的,一路上见到几乎所有的村子口上都堆着土,都挂着条幅,随后,老乡开三轮到清河驿接了我,一起到了高速路口,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手机里才说的,高速路口前,外地的车需要下车量体温,停了好几辆警车,一大群穿着整身白色的衣服,一个一个的测体温。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建井人柳建华

初识建华时,是由于工作需要,我的建华分到一个班,建华个子不高,光着个膀子,露出精壮的汗毛,工作起来尽职尽责,总是出色的完成班里分配的任务,工作之余或是上下班闲聊,才知道他02年,就来一处参加工作,当了二年工人之后,就一直当着大班长,十多年来,他在老婆长期照顾孩子不上班的情况下,以一已之力,用上班的工资,独自养活起了四个孩子,其中两个大学生,一个高三学生,一个中学生,撑起了一个完整的家。为了供养孩子们上大学,建华省吃俭用,把所有的收入,都用在了孩子学费,生活费等平常开销上。,建华二十年没有买房子,买车,一家几口依旧租住在一矿附近村庄的一座小院。平常骑着一辆旧摩托车上下班。 

        建华来自于周口太康,那里是康王故里,相传是两千多年前战国时代的康王的属地,小时候生活在一个三口之家,父亲是跑江湖倒卖小商品的,只要不违法,什么都卖,什么地方都去,常年拉着架子车在外,附近的山东,安微,江苏等地都去过,家境在村子里中等靠上,吃花用度不用愁,是村子里小伙伴羡慕的对像。

        长年的奔波,积劳成疾,有一年年末,父亲一回来,就病倒了,农村里医疗资源匮乏,有点小病小灾的,多数都是跟据土方,或是老一辈流传下来的方式治病,在找朗中看病期间,不知是听谁说的,喝猪血能治他的病,等过年村子有一户人家杀猪。建华的父亲好说歹说的,终于跟人家要来了两碗猪血,按方子本该喝一碗的,想快点治病,就一骨脑的把两碗都喝完了,想着猪血在那个年代虽不是平常之物,也绝不是什么有害之物,谁知竟喝多了,病的更利害了,不久后父亲就去世了。他过了一个很艰难的春节。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此只剩下娘俩的建华,家里的积蓄也越来越少,渐渐便成了家里的劳力,特别是在农忙的时候,家里八亩地,建华很快都能给家里帮上忙了,割麦碾场,样样都会,即使这样指望母子两个也不行,每年麦收还都是靠亲戚,邻居的帮忙下,才能收完庄稼,有邻居帮忙了,抽一点空儿,建华自然也要到别人家帮忙, 整个麦季,都没有闲的时候,繁重的劳动,让他从小都对农活记忆优新。他的好日子,再也没有了,初中末毕业,建华就辍学在家务农了。 

       农村人都结婚的早,建华和村子里的小伙子一样,十几岁的他就早早的结了婚。流行打工后,建华利用农闲的时候四处打工,先去了新疆干了六年,又去了内蒙,东北,南方等地,干活的时间不等。每年麦收种秋,再回家照顾农活,为了种地也买一辆小四轮,平常留下婆媳两人在家带孩子,日子还算过得去。条件好一点的时候,家里养着一头母猪,平常天天去县城附近跑三轮拉客。

       建华的表姐一直平顶山煤矿上班,02年春节回家,表姐动员建华来到平顶山工作,已经有了三个女孩的建华随着表姐来到了平顶山,成为了新时代的建井人,几个月后,母亲病了,建华为了回家照顾母亲,歇了一个月,天天开着三轮拉着母亲跑前跑后的在县里乡里四处看病,,等母亲好了一以后,就返回工地上班了。

       谁知没有多久母亲在家出门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倒了,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成为了偏瘫,为了照顾一家老小,建华只好开着家里拉客的机动三轮,把一大家子人及行李,都带到了平顶山,在一矿北山一处的棚户区里,租了两间老一处工人的房子,从此便长期留在了平顶山,成为了一个彻底的四处奔波的建井人。同时为方便照顾母亲,申请从十三矿调到了一矿院里,两个人悉心照料,年末母亲不在后,就在平顶山火化了。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马楼走出来的草帽书记

马楼走出来的草帽书记
           揪着秋天的小尾吧,我有幸参加市文联组织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助力脱贫攻坚采风活动,去探访鲁山县最大的农业大乡,马楼乡。中午我们驱车赶到后,由于乡里一直忙着开扶贫大会,我们停留在宾馆里,休息了一个下午。
           夜晚,我们我们一直在张乡长的一办公室里等候,办公室的里的桌子上,眼看着,日历还是16年的,桌子的边角上,落的都是灰,一角的书,也像是许久没有翻过的,唯一有痕迹的就是,桌子正中间,两个开会的笔记本,一个党员学习的小册子,干净的如新的一样,看来,乡一级的干部,除了天天开会,写记录,工作外,再无其它空闲时间了。
     不久乡里的田书记等几个人一块来了。田书记中等个子,开了整整 一下午会的他略显劳累,一脸堆着笑容,一番介绍和客气了之后,田书记把全乡扶贫的主要项目,方式,以罗列的方式,简单的介绍给我们,马楼乡种值业以天健农业、葡萄基地、弥猴桃、大棚菜、苗铺基地为主。养殖业以养猪业(八条线,已实现了四条)、养鸡业(厂方负责小鸡,放疫,全自动现代代,最后青年鸡(一斤多)再给农户来养,有好几家。其它还有服装做内衣)、舞蹈服装、织布机织丝稠、做锂电池、苗木预种、种草皮(必需有工除杂草)、集体果园(一百多亩地,地百分之八十分给农户,二十给管理人员)、林站防火员(五个一,背心,灯,哨,袖标)村保洁员等。建立有几个示范区。从他分类清析的叙述中,我深深的感到,他对马楼乡, 对扶贫,那份热爱。
    随后的两天实地采访过程中,我与杨老师奔走于马楼的各个村庄,中途遇到过好几次田书记,每天都是我与当地的支书交谈,聊天时,见田书记与村民交谈,时而一路小跑,再也没有机会聊天,中间遇到过一次乡党委主人陈召,一再告诉我,田书记来我们乡之后,入村入户,去过所有贫困户的家,实际解决了无数问题,炎炎夏日,天天戴一顶帽,如同一个普通农民。

&n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天建农业,一肩担起贫困户,一肩担起农民工

天建农业,一肩担起贫困户,一肩担起农民工
       目前,全国上下按照习总书记和党中央的部署,正在开展一场如火如茶的脱贫攻坚战,2019年十月,笔者有幸参加了市文联牵线的“牢记命,不忘初心”的扶贫采风活动,来到了位于鲁山县东南13公里的马楼乡。揭开了该乡引进天健农业,在乡党委及以下各级干部的配合下,带动农民工,贫困户走向脱贫致富的成功案例。
     据了解,马楼乡辖58个行政村,134个自然村、总面积150平方公里,耕地7.1万亩,2018年总人口9.6万人。是鲁山县第一农业大乡,人口大乡。在政府与企业的牵头下,天健农业以以土地流转的方式、每亩一千元的价格(比当地土地流转土地租金高200元),在该乡的西北部,流转土地近1500亩,签订15年土地流转合同。积极吸纳当地贫困户和贵州农民工到基地务工,以各自优势相互结合,不断拓宽贫困户增收渠道,从而实现农民工增收,贫困户脱贫,公司发展壮大的共赢局面。
      上午八时,到天健公司。办公室西侧的小黑板上,或橫或竖的写着一些菜的名字和注意事项,主抓生产的李盘绍给我们做了简单介绍,公司在获得土地之后,按照公司种植蔬菜的模式,首先建设蔬菜生产的基础设置,在大片流转地的中间位置建设一个机井,并通过管道向四周辐射,以一定的距离和间隔,在地里排好了洒水灌溉系统。把贵州农民工与本地贫困户相结合。以10几个农民工为一个生产小组,负责150亩左右蔬菜地的生产。种植以芥蓝、漳河迟菜、上海青等品种,远销南方蔬菜市场。农民工主要以播种,田间踢苗,打药,掐菜苔。每天收掐菜每斤0.6元的计件获得收入。当地贫困户主要是他们擅长的整地,拉菜,仓储运输,按月发工资为主。

       等到露水下去后,随走在田间地头,一眼望不到边的青菜展示着天健的大好前景,洒水管喷嘴如果哨兵一样齐整。据介绍,远方的那排树的西边,依旧是我们公司的地。无意间见到路边上种着一些菜,详细询问才知道,这是农民工趁工作之余种的,留着下班时,随手摘一些,回家做饭吃。在公司的后面一块2亩多的边角地,专门留给农民工种菜的。贵州人特别注重吃,特别是吃猪身上的板油,他们没有来的时候马楼菜市场是两块钱斤,由于他们天天买板油,导致马楼乡的板油已经涨到10一斤了,翻了数倍。
     据介绍,每个生产小组,种一种菜,我们现场看到的是芥蓝,从春节前后种上第一茬菜,要长70多天左右才能收菜,夏天里最快23天。一个生产小组把地分为了23小部分,保证每天都有菜种,每天都有菜收。按照公司谁种的地,谁来提苗,谁来收的经营理念进行运作。之前播种,都是贫困户把地整好之后,农民工按照公司给的量用手撒的菜种子,芥蓝种子像油籽一样小,稍不注意,苗就不均匀了,所以踢苗是常有的事。今年夏,公司引进了一台精细播种机,效率提高了不少。夏天时,农民工凌晨三点起来下地踢苗,到六七点的时候,回家吃一次饭,有时只是在地头上,买一些凉皮,热干面,米皮等对付一下。然后就接着干活了。白天的时候开始掐菜台,每个农民工一天有50个条码,每掐一筐菜,放一个条码在筐的一头,用于入库时记录每个人的工作量。个别能力强的人,一天五十个签都不够用。一直工作到下午四五点,才吃第二顿饭,十分的辛苦。一天的工作,也就结束了。辛勤的劳动换来了每天二三百的收入,两口子同时在这里打工时,一个月能有近两万元的收入。绝不弱于一个城市白领。
     菜地里,水管埋设深度约为七百,几乎每排水管的地头上,都有一个阀门,方便工作人开关。在西侧田间查看时,曾见过一块地地头,为了修水管,挖了一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响应市县文艺界“牢记使命,不忘初心”助力脱贫攻坚采风活动(三)


(二十二)第三天早上
    一晚上都没有觉得睡好,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又醒了,一直觉得可困,又睡不着,满耳都是大车路过的声音,几乎响了整整一个晚上。不时的看了一会新闻,想着看会书吧,杨老师正在睡的,只好不时的翻翻这翻翻那的,一直到天快亮了,才又睡了一小会,随后闹钟响了,特别困,磨磨叽叽的到了七点多一点,我才起来,收拾了一下东西,在杨老师促下,我才随着下楼去了。
    昨天贾师傅也没有说,到底早上会不会来接我们,我们也不好直接打电话要车吧,只好两个人一起沿着马路,向乡政府的方向走去,濗秋的早上,到少四级风刮着,冻得我是没有一点办法,就是我说着冷的事的时候,杨老师穿的比我厚多了。贾师傅开着车来了,我们随即坐上了车,直奔乡政府而去。
    我们到的时候,都快做好饭了,打开餐厅的房门,我们两个抢着去端饭,就在我们去厨房的间隙里,我才注意到蒸柜的附近的墙上,有一个付款二维码,听崔师傅讲,崔师傅在也在乡政府上班,,同时承包了乡政府的食堂,除了正常工资外,厨房一个月1500块钱。乡里所有的工作人员在这里吃饭都要付钱的,只是付费比较少,五块钱面条管饱,其它的饭,也都有定价的,这让我有点想不到了。
       吃完饭的时候,在李主任的房间里少停了一会儿,中间给天建农业的师傅打电话,通知了他们一下,等到八点二十多的时候,我们才出发,汽车沿着311国道向西出了马楼大街后,向西走了一段路,向北走去,没有多远,就拐弯进了一个大院,院子里东侧停了几辆农业机械,门口停了一辆洒水车,西侧几排彩板房,正对着大门的,最后一排房子是他们的办公室,我们的车直接停在了办公室门口。在贾师傅的介绍下,我们进了天建农业的办公室。



(二十三)天建农业
       房间里有点儿乱,除了一台电脑,房间的墙上有一个大黑板,上面用自来水笔写了一排粉笔字,用不太标准的粉笔字写了农场里主要种的几种菜。负责接待我们的是天建公司的李绍,主抓天建农业生产的。我们坐在他办公室里,李主任热情的给我们泡上咖啡,就建农业的一些事情我们聊了起来。
     据李主管的介绍,天建农业在前几年,以高于马楼土地流转价行情200,每亩1000的价格,总计承包了马楼乡西北部连成片的千佘亩地,除了马楼北边的一大片地之外,在尧场村东边的地里,也包了好大一片地,承包了这后,与附近的农民签定合同。一签至少十年,随后他们根据地块,在地域的中间,修建机井,并在地里,排好管子,用于浇地。每年化验两次土质,来确定施什么肥。
       聊天间,我们得知,他们主要种南方人常吃的芥蓝,南方也被称为水菜,是由于每天不停的浇水的缘故,保持地表不干。在作物的整个生长周期内,需要用烧汽油的喷雾器喷撒两次杀菌的农药,用来防虫害的,在快成熟的阶段,会打一种叶面肥,主要是为了成长的最后阶段,能让房子把颜色变的更鲜,更正一点。这也是为了市场的需要。等菜心长成到十六到十八公分时,选择菜的菜苔部分。把菜苔掐掉,装箱出售,余下菜叶菜根,直接被旋耕耙到了地里,当了肥料。在夏天日照时间最长的时候,从种到收23天长成。公司把种这种菜的地总地分成23块,,平均每天都要种菜,又每天都要收菜,这样工人每天都有活干了。每年一月份开始种第一茬菜,由于天气寒冷,生产周期很长,第一批菜要到三四月份,才出售,价格比较高。
        公司总计招聘近200人南方贵州的农民工,公司里主要的活计都是他们做的,从种菜,踢苗,掐菜,按工作量计算工钱,掐一斤菜给他们六毛钱,我们本地的贫困户主要做整地,收菜的候时负责在地头拉菜,用贵州的人时候,一辆车用一个装车的就够了,一个月一个人2700。用我们本地人时,主要考虑用乡里的贫困户,部分年龄有点大,我们车上用两人,,一个人负责装车,一个人负责在车上摆筐。公司再拿出来300块钱,作为补贴,一个人一个月1500块钱工资。
       眼看着表都九点多了,我们该起程上地里看看了,在李主管的引导下,我们去了公司保鲜车间,信步走到保鲜库里,库前有一个仓库月台,用于每天装车发货的,保险库里正常温度是1-3度,温度变高了会自动降温的,在保鲜车间一角,有一个冷冻车间,据介绍,是用来制做冰的,说是给南方送货时,放筐里保鲜用的。
保险库把每天收的钱,放到保险库里,过秤时,斤称不够的,再增加或是减少直到确保每筐都是15斤,一筐一块冰,晚上走高速,经过一整夜,第二天早就能达到南方广州等蔬菜批发市场,包一辆15米长的大箱货车,长期合同,包车费一个月至少一万,还不算油钱,司机工资,好在农业公司,免税,免高速费。蔬菜市场每天抽捡至少一次,哪怕只有一次不合格,市场也就没有了。所以,天建公司严把质量关。
        离开了冷冻车间后,我们信步向地里走去,李主任边走边介绍来自贵州农民工的情况,天建农业开始生产时,公司特地的去贵州招的一批工人,来这里的多。多数一家三口,或是亲戚好几个,一起来,也有女婿和丈夫一块的,贵州人对吃的方面特别讲究,每天都要吃肉,特别是吃那一种猪身上的板油,他们没有来的时候是两块钱斤,由于他们天天买板油,导致马楼乡的板油已经涨到了10一斤了,翻了几倍,除此之外,听卖板鸭的人讲,贵州人买买板鸭要比我们你便宜2块钱,说是他们不容易,应该便宜一点。
       公司把每一二百亩地,分成一个生产小组,每组十几个人,以一个人六七亩地的分成,负责一百多亩地,每次下地工作都是按组进行的,从种到收,理论上,谁种的地,谁来踢苗,谁来收。之前播种,都是地整好子以后,用手撒的,一亩地需要多少种,就给多少,种子像油籽一样小,今年夏,公司引进了一台精细播种机,这样效率提高了不少。夏天的时候,他们早上三点都起来,下地里去踢苗,到早上六七点的时候,回家吃一次饭,有时只是在地头上,买一些凉皮,热干面,米皮等对付一下。然后就接着干活了。白天的时候,他们开始掐菜台,每个人,一天有50个条码,每掐一筐菜,放一个条码在筐的一头,用来在入库时记录每个人的工作量的。据说个别能力强的人,一天五十个签都不够用。他们一直工作到下午四五点,才吃第二顿饭。十分的辛苦。一天的工作,也就结束了。他们的用每天的辛苦换来了每天二三百的收入,两口同时在这里打工的时候,一个月能近两万的收入。绝不弱于一个城市白领。
   从公司门口一直向北走去,就像李主管叙述的那样,北边的地里,多数还种着青菜,大部分菜都是今年的最后一茬了。我们一行人沿着路边行走的时候,才注到到,靠近路边的的有一排家常吃的青菜,辣椒等。同行的贾师傅介绍,这是贵州的员工特意在路边以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的情况下,种的菜,留着下班的时候吃的,在公司后面,刚好有一块不成块的二亩地,是专门留给工人们种菜下班带回家做着吃的。
   
从路边向北一眼望不到边的菜地,几乎每隔几米,就有一排洒水系统,每隔一段距离,就会设置一个喷嘴,埋设深度为七百深左右,几乎每排水管的地头上,都有一个阀门,方便工作人开关,每次浇水的时候,工人首先把地头的阀门打开,然后用遥控器开开水沯,直接就可以抽水了,省了许多来回跑的事。
   我们一行人信步实地查看,李主任介绍,西边的一片菜,种的一种东西漳河迟菜,菜是9月份种的,可以采到十月底,两个月左右开始采第一茬,整个生长周期内,可以采3到四茬左右的时间里,一直种到十二月份,我们看到的时候,这里的工作人员已经采过一次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响应市县文艺界“牢记使命,不忘初心”助力脱贫攻坚采风活动(二)

(十一)早餐及第一次出发
26号
       住到与311国道相临的宾馆,从来没有这样住过,没有想国道竟然日夜不停的过车,而且还都是大车,几乎每辆车都带着怒吼,加上我平常不怎么喝茶叶水,今天倒是喝了一些茶叶,同行的杨老师一直打。一直到12点半之后才睡着,五点多便醒了,一直在玩手机,差不多七点多的时候,收拾完毕。
       本来说好的,司机会来接的,一直到7点半了,也没有见人,我们就只好走路前进,没有久,就有一辆汽车停了一下来,也许是看到我们两个人都背着包。原来是接我们的司机,随后上车一起去了乡政府。
        司机去休息会,我们去餐厅吃了些东西,群里有人发了早餐的相片,我也发了两张,没想到早上会给我们油条吃,两个菜,炒的鸡蛋,还算不错,还是那么的咸,回李松伟房间里停了一会儿,主要农村大队部的人,都还没有去的,差不多快八点半的时候,我们才算出发。
       和我导航的位置一样,汽车沿路一直向南前行,两三公里后,就到了一个村子,刚一入村,就被村子里浓烈的扶贫气氛所吸引,刚修的柏油路两边农户房舍上,都是用泡沫板,红色元素的扶贫标语,爱党的标语所吸引。汽车一直走到村子里的大队部前才停了一下来。
        在司机师傅的介绍下,我们见到了尧场的大队书记,以及他们的驻村书记周斌,也是平顶山的地委书记,握了一下手后,他们都去忙着开会去了,我们在大队部的房子里拍了几张相片后,就去队部外面的广场上,看看正对着的舞台,南边的标词以及皮带画间的简介等,等他们大队部叫来了一个本村的负责人后,我们才随着他们一起去村里的几个扶贫车间看看。


(十二)香皂花车间


          第一次听说,香皂花,还是在看到了采风安排名单,我一直以为是塑料的,一起走到了村东边的路口路,厂工一边解说着,一边打开车间的大门,据说,车间为了扩大生产,已经把大部分旧设备给拉走了,打算再进一条全自动化设备,扩大生产,说话间,厂长打开了已经装箱装好的香皂花,给我们看看。
       那是一盒盒所包装精美,花色鲜艳,我们忙用手机拍照,据厂长介绍,这些都是用玉米做为原料,掺于各种香料等,先压成布料一样的原材料,随后再用他们旧的气动机器,把布料压成一个一个的花瓣,每个花瓣都是要用手抠掉的,非常危险,等换了全自动设备以后,再也不用手抠了。
        车间的四周排的都是电线,以及气管,车间门口处有一台之前用过的气泵,出门时才注意到他们家隔壁的一家,足足盖了三四层几十间房子,最上面一层是盖大大棚,不知是做什么的,厂长介绍,他们家开了一个大超市。我们没有再,便坐着车,去了下一站。


(十三)养龙虾


        本来我是想去他们皮带车间看看的,既然支书说了, 有一家在养龙虾,要带我们去看看,我们便跟着去了,养龙虾的地方在村子东边的地里,司机师傅介绍 ,这一周排的都是水管的地都是天健农村包的地,种的菜,大棚没有几家。车子行驶在刚修不久的乡村公路上,没有多久就拐弯上了土路,拐角处还有一片菜地。一直走到了养基地附近下车。
       我看到的是一个用围网围起来的场地,场地里用钩机钩了几排大沟,每条大沟四周都垫了一层厚薄膜,场地外围还有一圈一尺高的薄膜,说是为了防止龙虾夜里的时候往外爬。
       正在说话间,一个中午女人骑着电车来了,到了虾场小房子门前停来,支书说,这是这家的老板,其家中男人外出打工,据说承包的工程,很赚钱的,我们跟着女主人一起进了虾场,沿着沟上的木板走到了场地中间。
        据女主人介绍,这个虾场是今年才开的,以一亩地一千的价格,包了村里几亩地,花钱请的挖的沟,开始放的虾苗,场地里种了七八种杂草,给虾营造了一种模拟的环境,女生人都是通过网上学习听课,遂一学习,那此虾喂的都是麸皮,场地里的草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我们在听主人讲解的时候,我看看到几只浮在水面上,水沟的的内沿,密密码码的都是龙虾洞,场地里的水不能多,也不能太少,虾场边个打了一口深井,场地里有几个出水口,我们到的时候,又抽了一次水。
        差不多一年了,主人还没有卖过一次虾,一切都在学习过程中,但愿他们的学习过程,能为村里的新农村发展,起到一个示范的作用。离开后,我们载着村支书把他送到了村子里后,我们直奔了麦村。


(十四)麦村村级变电站


       我们一起到了村委后,下车看到村里正在开着扶贫会议,他们的扶贫第一书记正在大声安排着任务,吵吵着他们在分配任务,这让我很是惊讶,我一直觉得他们都是市里,或是县里的行政单位的工作人员,来村里扶贫也就是例行公事,又不是自已的份内工作,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会议,工作任务,会如此的严厉。看来,我太小看他们了,
        我和杨老师一直他们的大队部的另一个房间看,看他们墙上的标语,桌子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文件。等他们的第一书记高欢欢给我们介绍了村里扶贫的情况,麦村总计有大棚200多个,贫困户建大棚,每个大棚政府补助4000元钱,等于一个大棚只需要投资六千块钱左右,2016年的脱贫户刘海州,刘刘织,各种了七个大棚菜之外,还种的有香菇等,其孙子已经能出去打工,每年收入十几万。村中总计有贫困户77户,其中44户装了户级太阳能,总计4万多元,除了光伏公司被的补的钱,政府补的钱之外,还需贷款两万八,十年分期还款。用光伏发电,政府签的合同以8毛五的价格收购,除年除去要还的2800块元的贷款之后,还能赚1000多块钱,据说,这个村子是市委秘书长,杨秘书长包的村子。
       等高欢欢联系他们的村支书,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他们的田书记也在这里忙活,他们他坐着车就走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叫陈召的人,拉着我,给我介绍了一些田书记从开始来马楼乡,就开始一心扑在贫困户上,我在入职的几年间,走访过村里所有的贫困户。刚来的时候,精神那么好,现在没几年,头发都白了一部分。随即他们就走了,我便把这件事儿,记下了。
       等村支书来的时候,坐着我们的车,直接去了位于村子东边,落在老砖厂位置上,对于太阳能发电站来说,是不能建设在好的耕地上的,据说这里离河滩地很近,
        村子东头南边往东一拐,很远就看到了一个很大一片大阳能板,车子停在了一个土路的拐角,随后步行去了发电站,听村支书介绍,这是一个150千瓦的发电站,四周用围网围着,当时去的时候,也没有带工具,村支书大费苦心的用手和石头把那个绑着的铁丝给弄开了。
        随着村支书的介绍,我们了解到,这个变电站,平常需要有人经常有托把把太阳板上的灰尘,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打药的器材,据说为了防止发电厂里长太多杂草,挡住了阳光,几乎每隔几排太阳能板,都会有一个集中升压的设备,设备非常贵,位于太阳能电场的东北角,有一个变压器,据说那里就是为了升压,箱里放着电表,就是为了计量,这样就可以算算一月发多少电了。场地四周都围着栏杆,平日的基本就没有人进了。发电厂内的所有的电线埋在了地下,如同家里排线一样,非常的齐整。
       离开的时候,才注意到,进场地的路上,全是蚯蚓洞,一打听才知道最近下雨了,环顾四周,老砖厂也不是大坑,周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有一片不知做什么用的房子。


(十五)大棚菜


听村支书介绍,我们一起去大棚看看,我们开车直接去了,中途村支书回了一次家,坐骑上了电动车走在前面带路,穿过了村子之后向南过了一条小河沟径直向东走去,一路两门旁都是大棚,一眼望去,几乎看不到边,这是一种特殊的场景,车子停在了一大片大棚的中间,下车后,我们便说起了这大棚。
       村支书最早带头做大棚的,他一个人就做了十六个,另一个最早做大棚的人,也做了十个左右,听当地人介绍,一个大棚需要投资一万左右,支腿用的是水泥预制的柱子,这样是为了稳定和结实,骨架用的都是细钢,说是上下翻动的时候这样薄膜不容易烂,能多用几年,
        菜地头上,沟里就有水,这样让我觉得很奇怪, 大部分的农村的沟沟河里,都干了,细问之下,才知道这是彭河水,前边有一个彭河水库,从那里分流,渗出来的。我细想一下,才想起来,原不我骑摩托在附近转的时候, 见过那个水库的标志。
       我见到的菜地主要是蒜苗,按理说呢,蒜苗是不用大棚的,听他们讲才知道,种蒜苗可以分为专门的种蒜,蒜台蒜,蒜苗蒜,三种,做种蒜的时候,应该是不用大棚的,专门种蒜苗的,蒜苗会长的特别粗大,根系发达,就是不怎么结蒜和蒜台了,也许各有千秋了,据同行的司机来讲,专门长蒜台的算,蒜台会特别的粗壮,让我奇怪的是,大棚里的蒜苗,即不按排,又不按行,只是相同的间隔,我还以为卖蒜苗就是为了提苗呢,谁知他们说,到春节一月份的时候,也许就卖完了,就接着种别的菜了。
         就在蒜苗地的西侧,就是韭菜地,听老人讲。大棚的韭菜一年能收六次,一般种的韭菜,第一年韭菜会特别的粗壮,三四年以后,韭菜就变细了好多,就得重新种植了。韭菜据说也是要打药的,打那种杀菌的药物,要不然就会生韭菜就会生病。除此这外,村子里种的比较多的,还是芹菜,我们在地头没有见到。
       一路上的村支书来讲,在麦村附近,就有一个大菜市场,附近所有的菜都会送到那里来卖,除了附近的几个市区,鲁山,郏县,恋川拉菜的,还会有南阳郑州的,据说有两家南阳的,每天都会来,大车,一天一趟,并且拉菜货车是不收过路费的,问同行的杨老师,他也说,不收过路费,养蜂的也是不收,扩展一下知识,才知道其实所有的农业公司都不收税。
        
(十六)忆往,肥河往事
      在我的提下,我们一起开车向澎河水库走去。一路上,司机司傅提起了数十年前,南边的山上,曾经飞播造林过几次,种的是一种柞树叶,这种树有浓郁的香气,泌人心脾,可以包粽子,据说树的种子很大,那时候有村民都在山下玩,飞机撒下来的种子掉在头上很疼。那种村生命力强大,会用村系接着长出新的村苗。
       一路上有说有笑,我便想起来,喜欢写各种河流游记的曲老师,没想到贾师傅说,曲老师来过马楼几次,除了澎河水库外,还专门去了只属于马楼乡的肥河,据说肥河古称肥溪,发源于鲁山县南部的大青山和东牛心山,也是鲁山县与方城县的分界山,南北流向。流经里王庄、董庄、碾盘庄、石门、商峪口、梁庄、薛寨、绰楼、孙庄、双柳树、湖泉店、苏庄、至高岸头村,入沙河,全长25公里,肥河从头到尾都没出马楼乡。
       在路上的时候,我提到过一次曲令敏,曲老师,他喜到处看河,看水原,看水库,没想到,我们的司机,也带曲老师看过这里的河流,曲老师联系县委宣传部,随后在马楼乡的相关领志的陪同下,一起去了肥河,那时候,乡里的公车还不是很多,贾师傅借了一辆当地老百姓的车,拉着当时的副乡长,等数人一起去了肥河,那时候的路不是很好走,走的时候,还忘了带水了,快到源头的时候,还有很长一段路,不能行车,只能步行。
        数人一起沿河道走,边走边说,曲老师几乎每隔一二百米,都会从河堤上下到河道水边。看看水质,水流量,河宽等,并不

【***剩余50%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 1 2 3 > >>
个人简介
名字:李中华
网名:疼痛的风景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在线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fxkj168@126.com
旺旺: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2004在技校学习电脑,十年后,曾参加远程教育,自学旅游管理专业,取得大专学历。一直致力于网络营销,网站建设的研究,是一个电脑爱好者(建过各种网站,会有各种常见软件,收集7000G戏曲资料免费分享给网友),一个户外爱好者(孤身一人走遍了至少百度之20的中国),一个摄影爱好者(本人的旅行相册超过5万张),一个文学爱好者(写过各种游记,文章近八十万)本站的游记只保存一些有代表性的相片,更多相片请到网站个人相册页面里查看
本站访客统计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302
  • 页面总数:4
  • 分类总数:3
  • 标签总数:133
  • 评论总数:45
  • 浏览总数:268684
友情连接
我走过的那些地方
文章归档

Powered By Z-BlogPHP 1.7.1

豫ICP备13008925号-1